高官的子女在朝鮮還是歐美


【看中國2013年12月06日訊】昨天,甘肅的省委書記,又大放厥詞,說什麼,西方普世價值是反動思潮,我們要堅決反對,要堅決抵制非馬克思主義、消極負面的東西。其實,這話本身就有一點毛病,消極負面的東西,是人們在做面或者非正面的事情的時候,自覺不自覺地產生出來的,這東西本來用「抵制」這個詞就不準確,但好在毛病還不算太大,對這樣的高官,本來也不應該要求太高。但是另一方面,西方普世價值是反動思潮,這個詞讓人聽起來,卻無論如何難以接受。我怎麼感覺,這種充滿了槍藥味,跟罵街的潑婦似的用語,跟文革跟毛時代的用詞,越來越像了呢?

記得當初決定把薄熙來拿下的時候,當時的溫家寳總理曾經說過,如果不怎麼怎麼樣,文革就可能重演。現在已經怎麼怎麼樣了,難道文革,真的還要重演?我不僅想弱弱地問一句,甘肅省委的王三運書記,你可知道,什麼叫「反動」?所謂的「反動」,依我的理解,應該是逆世界歷史潮流而動,和世界上絕大多數人的利益相違背,有可能給世界上絕大多數人帶來災難的思想、思潮,可以稱之為「反動」。

按照這個基本的標準來分析,來衡量,我們就來看看,什麼是反動,究竟誰更反動! 我們知道,儘管我們死活不承認所謂西方的普世價值,但這個世界上,就如同太陽的東升和西落一樣,不管你承認還是不承認,它都在自顧自地東升西落,不以堯存,不以桀亡。我們知道,這個世界上一共有二百多個國家,其中的百分之九十九點八七,都是承認並信奉普世價值的。

別的就不用說了,就說我們自己這個圈子吧,我們大中華民族圈,應該是兩岸四地,大陸外加港澳臺,除了我們大陸這一邊如今鼓噪普世價值是反動價值,其他三地,人家都把普世價值奉為圭臬。甚至於,港澳,名義上都已經回歸了,成了我們的一畝三分地了,我們仍然無法,不能用我們的「偉大思想」,馬克思列寧主義來治理人家,而只能聽命於人家用「反動」的普世價值來管理社會。好像我們還承諾人家,將來還要一步步擴大人家的普世程度,承諾會在2017年普選。既然這價值都反動了,為什麼我們不趕快拯救他們,把他們從反動的道上趕快拉回來,還聽任他們在反動的道上,一條道走到黑呢?我們不是說,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解放無產階級自己嗎?連自己的港澳都解放不了,我們還何談解放全人類呢?

當然了,一個主義,一種思潮是不是真理是不是反動,還真不能憑信奉它的人的多少來確定,因為有一句話叫做,真理往往在少數人,儘管我們少得也有點太說不過去。但問題是,近百年來,普世價值,與反普世價值的社會實踐,鐵證如山、不容辯駁地證明了,究竟誰是反動的,甚至是反人類的,我們怎麼還可以瞪著眼睛顛倒黑白、指鹿為馬呢?

從二戰開始到現在,兩種價值,兩種世界觀,在這個世界上,實踐了快70年了。一開始,本來我們所信奉的這一套,還是頗具規模,在世界上形成兩大陣營。簡直就有分庭抗禮、各領風騷的意思。然而經過近70年的實踐,我們這一邊的陣營,可以說是風流雲散,隨著創始國蘇聯這桿大旗的倒下,絕大多數所謂的社會主義國家,如今都已經改弦更張,回到了原來他們敵對,也曾經瘋狂攻擊過的普世之路上。剩下的數量,簡直已經少到不可思議:原來說是,只有中國、朝鮮、古巴、越南、緬甸這樣五個國家,二百比五。可問題是,就這碩果僅存的五個,也仍然在價值觀上朝不慮夕。緬甸如今已經徹底改轍,而越南、朝鮮,如今對馬克思主義信還是不信,似乎也已經各有說法。

按照我們過去的一貫邏輯,哪一個東西失敗了或者是勝利了,我們就說,這是歷史的選擇,這是人民的選擇,那麼,如今這一個歷史的、人民的選擇,為什麼我們就視而不見,甚至於,還公然把這種選擇,說成是反動思潮呢? 70年來,普世價值,帶給絕大多數信奉這種價值國家的人民,以繁榮富強、幸福和安定。不用說別的,就說韓國和朝鮮,一個信奉普世價值,一個信奉馬列主義,那麼,哪個國家的人民,幸福更安定,哪個國家的人民,雞飛狗跳、民不聊生?而且,這種狀況,不僅僅在韓國和朝鮮,在東德和西德,在世界上絕大多數信奉這兩種價值觀的國家裡,都幾乎原封不動一模一樣地在上演。

別的不說,就說在國內造成動輒死亡成百萬,甚至上千萬人道悲劇、慘劇的這一件事情上看吧,信奉普世價值的這些國家,幾乎沒有一個,發生過,本國國民,動輒有幾千萬被餓死、處死、迫害死、冤枉死的。而我們這些信奉馬列的國家呢,卻幾乎都要程度不同地發生過。自己國家我就不說了,在前蘇聯過,發生過幾千萬本國國民,因為政治或其他的原因,而被處死或被迫害而死的慘劇,而在柬埔寨,更發生過,四分之一本國國民,被無辜殺害的人間慘劇。

如果只是極少數幾個國家發生過類似的事,我們還可以說,這是偶然的,這是一種失誤,而實際上,在朝鮮、在羅馬尼亞、世界上幾乎所有信奉我們這套價值觀的國家,類似的悲劇,都程度不同地上演過。難道我們還不能因此得出一些關於共性的認識?而這70年來,你們可以舉出一個真正的民主國家,他們可以、可能,那樣大規模地製造類似於蘇聯的大迫害、柬埔寨的大屠殺、我們國家那樣的大飢餓嗎?

再說一點。如今人類進入了二十一世紀,人們盡情地享受著現代化的科技成果,使用手機、電腦、電視、飛機、高速火車。是這些現代化的科技成果,帶給人類以幸福便捷。然而我們可曾有人想過,這些東西的發明與創造,幾乎沒有一個,來自我們這些信奉馬列主義的國家,而幾乎所有的發明,都是來自於那些信奉反動價值觀的國家。難道這裡頭就沒有一點的因果關係?因為他們信奉並實行著普世價值,所以,人家的國家,繁榮富強,信奉、依附者眾。不僅僅是某一個個體的國家,其實,全世界都在共用著這些成果,包括我們自己,雖然我們這麼巨無霸的國家,有著這麼悠久的歷史,但是近代重大的科技與發明,幾乎沒有一項是我們的成果。但我們還是在腆不知恥、心安理得地享受、享用著。

如今有一種說法,叫用腳來投票。如今世界上那些令人嚮往,人人趨之若鶩的國家,幾乎個個都是信奉並實踐著這種反動思潮的國家,相反,我們這樣堅持馬列的僅有的幾個,朝鮮、古巴,卻幾乎個個避之猶恐不及。你就算是讓這位書記大人的親友後人選擇移民地,他也絕對不會選擇古巴、朝鮮這樣的馬列國家,而只會選擇那些信奉著反動思潮的國家。而竟然有這樣的一些人一種人,把這樣給全世界人民帶來無數陽光雨露的價值觀,把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在信奉並實踐著的理論,硬說成是「反動」價值,你說這樣的人,到底是瘋了,還是因為得了其他的什麼毛病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本類週排行
本類月排行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