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不夠不救 江蘇一孕婦母子雙亡記者遭毆(組圖)


沒錢不救急 江蘇一孕婦剖腹產母子雙亡
死者家屬懷抱死者遺下的兩名幼女討說法。(網路圖片)


圖片:死者曹祥娟與丈夫陳鵬的結婚照。(受訪者陳鵬提供/記者忻霖)

【看中國2013年10月10日訊】由於醫院以錢不夠拒絕立即治療,江蘇省邳州市的一名孕婦在當地第一人民醫院生產時母子雙亡。家屬週一、週二抬屍圍堵醫院討說法遭到醫院保安、黑社會人員的驅趕和毆打,隨後特警趕到現場鎮壓,並威脅家屬搶屍。

孕婦名叫曹祥娟,是邳州市土山鎮薛集村人,今年28歲,上週六在市第一人民醫院接受剖腹產手術時母子雙亡。事後,院方欲以兩萬元私了,但遭到家屬拒絕。週一及週二,死者家屬攜帶橫幅和屍體到該院討要說法,並用白布遮擋醫院大門,將花圈擺滿一樓大廳,並在大廳裡燒紙,但遭到醫院保安、黑社會人員、特警的暴力驅趕。

一名醫院附近的商戶職員週三告訴記者:「我就知道家屬在醫院鬧事,做手術的時候錢沒湊齊的原因,具體我也不太清楚。」

記者:「你看到有多少警察在那邊?」
商戶:「有十幾、二十吧。」

記者:「邳州人民醫院在你們這邊口碑如何?」
商戶:「我們這邊最好的醫院,但也出過事,之前也有人鬧過。」

記者:「家屬抬了屍體在那邊你聽說過嗎?」
商戶:「聽過。」

曹祥娟的丈夫陳鵬週三接受記者採訪時稱,週二七時許,一百多名手持鋼管、盾牌的防暴隊員趕到現場鎮壓。

記者:「有沒有特警打你們?」
陳鵬:「有,兩天都有。我沒有被打,有家屬被打,受傷了,當時要挂水。現在我們很無奈沒有人替我們伸張正義,我們向誰討說法?他(醫院)不給我們解決我們很悲傷,驅趕我們的有防暴隊、邳州市公安局的隊伍、醫院保安的隊伍,有什麼權力來打我們?」

記者:「搶走屍體的事情是真的嗎?」
陳鵬:「他們說,你們不抬走,我們就強行把屍體抬走。我們肯定不想讓他們動,死者已經不安息了,我們在讓他們動就更不安息了。」

陳鵬還表示,妻子當天被緊急送院生產,但院方以錢不夠為由拒絕立即治療,待錢湊夠後,已過去三個小時,手術過程中,妻子被下達病危通知書,後院方將其轉移到重症監護室,但拒絕家屬探望:「從手術室推出來到重症監護室他們都不讓我見,主要有幾個疑點,從我妻子進醫院,他們說不交錢我們不給你看病,結果耽誤了時間;第二,我不能確定我老婆是在什麼時間死的,是手術室下來就死了還是重症監護室死的?我現在就要問我老婆和我沒見面的孩子一屍兩命怎麼賠償?一個四歲一個三歲的女兒我怎麼撫養她們?上面四個老人怎麼贍養?我們和醫院商談後只給我們兩萬元,說醫院沒有過錯,你沒有過錯為什麼要跟我調解?難道你們是出於公道、正義?我現在不是錢的問題,我要的是一個說法。」

記者週三就此致電該院多個對外登記電話,但電話均無法打通。

而邳州市公安局在接受記者詢問時表示知悉事件,但不清楚是否有特警毆打死者家屬。

記者:「昨天邳州第一人民醫院有人在那邊鬧喪?」
對方:「有,知道。要不我給你派出所電話你問一下,運河派出所。」

記者:「特警打了孕婦的家屬是這樣嗎?」
對方:「我不知道。」

而運河派出所的警察在接受記者詢問時稱,他週二沒有上班,不清楚事件,要記者找當天上班的警察詢問:「我昨天沒值班,不是一個值班組,你和我們昨天值班的聯繫。」

記者輾轉找到該所所長湯會艷,但他否認事件。

記者:「昨天第一人民醫院發生警察搶屍的事情,你知道嗎?」
湯會艷:「沒有,不知道,沒有這回事,挂了,沒有這事。」

記者:「你可以代表你們機構否認是嗎?」
湯會艷:「什麼代表否認啊?你自己來調查。」

據網民發布的消息稱,有關事件的消息被封鎖,一名徐州的記者因在現場拍照遭到毆打,相機和手機被搶走。陳鵬也向本臺證實:「最重要的一點是,徐州市的電視臺,包括邳州市的所有記者和報紙都進不來醫院,電話我們都打了,電話臺、報紙,但是沒有一個人來。」


圖片:死者家屬圍堵醫院討說法。(網路圖片)


圖片:大批特警在現場維穩。(網路圖片)

原標題:沒錢不救急 江蘇一孕婦剖腹產母子雙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