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高管辞别信曝光:离开非所愿深感屈辱(图)

2018-07-07 23:24 作者: 黎紫曦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兴
中兴前高层日前对离职一事表示深感屈辱(图片来源:Getty Image)

【看中国2018年7月7日讯】(看中国记者黎紫曦综合报导)近期中兴通讯被美国下达的禁令暂时解除,但代价是该公司管理层需要全数换人。也因此,6日传出一封中兴前高层写给员工的告别信,信中明言对离职一事“深感屈辱”。

而美媒则披露,目前中兴通讯董事会“大换血”只是“障眼法”,其新成员背景都不简单。

中兴高管辞别信曝光:离开非所愿深感屈辱

据《野马财经》报导,7月5日晚间,中兴通讯发布公告,披露了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的高管聘免议案,主要内容之一是:不再聘任赵先明为公司总裁,不再聘任徐慧俊、张振辉等5人为公司执行副总裁。

此后,网络流传一封属名为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张振辉的告别信。张振辉在信中特别提到2014年初,他被正式提拔为中兴通讯副总裁(SVP),进入公司高管之列,分管营收规模近300亿人民币的整个中兴通讯三营。 2015年12月底,他由SVP升任公司执行副总裁(EVP),进入公司常委班子。

张振辉在公开信中称,“我与此次事件并无任何责任关联”,同时撇清与出货给伊朗的关联。他指公司高层为公司发展签署了和解协议离职,“这样的离开,实非所愿,深感屈辱。”

针对中兴通讯撤换董事会成员一事,美国《华尔街日报》指出,经检视企业记录后发现,其实中兴目前的“换血”,可能并没有到达美国政府提出的实质要求。

报导称,监管文件显示,新进董事是由中兴通讯一家中国国有控股股东提名,且多数是该股东或其受国家支持的母公司的元老官员。

在中兴新提名的8名新董事中,5名非独立董事和中兴通讯渊源深厚:李自学是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的党委书记兼副所长、李步青在深圳航天广宇工业公司任董事,顾军营为中国航天电子技术研究院院长助理、诸为民在深圳中兴维先通设备公司任董事、方榕则在中兴发展公司任董事兼任常务副总裁。这5家公司是中兴新通讯的股东、间接股东或参股公司。

此外,至少有2名从中兴通讯辞职的董事,实际上仍对该公司有影响力,因为他们持有一家公司的股份,而该公司持有中兴通讯股东中兴新通讯的股权。

中兴通讯在年度财报显示,中兴新是控制股东,持有30%股权。中兴新近半数股权由两家国有实体公司持有,分别是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和深圳航天广宇工业有限公司。其余则由42名个人组成的两家私有公司持有。

董事会大换血是假 美媒揭中兴背景

中兴通讯稍早因违法协议而被美国制裁,导致公司几乎休克,后来,川普政府放中兴一条生路,但前提是须支付10亿美元罚款、4亿美元保证金。同时,中兴需要遵循另一规定,在美国监督下彻底更换其领导层。

尽管川普试图帮助中兴恢复营运,但澳洲权威财经媒体《澳大利亚金融评论》(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5月底爆出,中国第二大通讯设备制造商成立的目标之一,其实是从事间谍活动。

外界也留意到,中国大陆的企业与西方企业不同,内部多设有“党委”。

例如,2000年科大讯飞成立党支部,2012年成立党委;2005年腾讯成立党组织,2011年成立党委;2005年百度成立党总支,2011年成立党委;2008年阿里巴巴党支部升级为集团党委;2010年新浪成立党委,2013年成立党委;2011年京东成立党委;2011年“奇虎360”成立党支部,2013年成立党委,下辖4各党支部;2013年,网易成立党委;2014年搜狐成立党委;2015年搜狗成立党委;2015年小米成立党委;同年乐视网成立三个党支部;2016年滴滴出行成立党委等等。

而中兴的党委成立时间已不可考,其内部党员数量更是庞大。

有体制内人士指出,大陆政府在企业设立“党委”,主要目的是向企业员工宣传“共产党”的意识形态,让大陆企业成为真正的“党企业”。

官方资料显示,中国大陆公有制企业的党组织,覆盖率达9成,民营企业亦超过4成。盈利最高私人企业,有半数或半数以上存在党组织。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