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該把我的錢轉入餘額寳嗎?(圖)


【看中國2013年10月10日訊】 阿里巴巴發起任何商業行為後,幾乎有一個清晰的劇本可以按圖索驥:媒體爭相報導——批評者們猛烈抨擊——阿里辯護,指出公司的犧牲——商業評論員們分析阿里這樣做如何的布局遠大,高瞻遠矚。阿里的產品或業務則隨著這樣一波一波的曝光,得到廣而告之。阿里小貸、「三馬」的眾安在線、馬雲的菜鳥網路,皆是如此。最近火熱的阿里巴巴的「餘額寳」同樣按部就班,不例外。

創始人馬雲多次發出「顛覆銀行」的衝鋒號之後,阿里巴巴通過阿里小微在金融領域邁出了實質性一步:由今年春季成立於集團之外,直接擁有支付寳的金融公司牽頭,和中國一家排名靠後的公募基金,天弘基金一起推出了「餘額寳」。在支付寳頁面上,鼓勵用戶將支付寳的餘額轉入「餘額寳」,從而購買天弘基金的「增利寳」產品,這是一款7日年化收益率3.8%的貨幣基金產品,主要投資債券、央行票據、回購等高安全性資產。

和阿里巴巴此前的任何舉措一樣,「餘額寳」也伴隨著強大的媒體聲浪,在微博上,一篇「十萬存一年拿四千」的新聞稿病毒式傳播,甚至天弘基金的第二大股東內蒙君正的股價也瞬間漲停。還在試運行的餘額寳宣傳「隨存隨取」——即使轉入餘額寳賬戶,也可以隨時拿出消費,為它博得了「和銀行爭奪存款」讚譽。幾天後的6月17日,在北京盛大的「餘額寳」啟動儀式舉行,阿里的高管和公關們開始接受記者的提問。

與此同時,阿里巴巴金融的批評者們則從流動性、風險和收益三個角度展開質疑:餘額寳實質上是購買貨幣基金,而非銀行存款,雖然可能有較高收益率,但在風險上高於存款。而餘額寳宣傳的3.8%的七日年化收益率,不同於萬份基金單位收益。而阿里標榜「隨存隨取」的流動性,建立在對貨幣基金流動性的高要求之上,使風險陡增。如此,對客戶而言,這款產品只是方便支付寳餘額增值,並沒有什麼超群的投資價值。對銀行而言,阿里巴巴尚無力吸引其他貨幣基金加入,威脅不到商業銀行渠道獨大的地位。

監管風險是批評者又一個集中點:支付寳有基金支付牌照,能不能這樣「打擦邊球」變相銷售基金呢?福布斯中文網一位專欄作家質疑。

然後被媒體爭相報導的,是阿里餘額寳「賠了夫人又折兵」——2012年,每天通過支付寳交易的資金高達45億,沉澱在支付寳平臺的資金達300億,據稱這筆很原本可以通過協議存款的方式,讓阿里獲得4%以上的收益,現在向用戶推廣「餘額寳」產品,阿里僅能向天弘基金收取「渠道費」,考慮到天弘這款產品0.83%的同業最低費率,能給阿里的技術費用少之又少。阿里這樣變相給支付寳用戶發利息,卻可能折損自己的潛在收益,「客戶利益高於企業利益。」阿里小微國內事業群金融事業部總監祖國明這樣表示。

但所有人都知道,阿里巴巴並非公益機構——這家公司的歷史已經一次又一次的證明了——不僅不慈善,有時候為了公司的利益還會精明的令人有些害怕。記者們注意到:支付寳給用戶提供了可能投資收益,在第三方支付機構裡是第一家,對吸納更多的用戶使用支付寳,增加黏性顯然有利。

在技術層面上,評論者強調了「餘額寳」創新的把購買貨幣基金、贖回貨幣基金、用其消費三件事用即時性、無手續的網際網路方式「鏈接」在一起,實現1元門檻的碎片購買。與銀行的一卡通相比,當日贖回,靈活直觀。

在投資理財習慣上,阿里巴巴先通過支付寳匯聚錢,再提供投資管道的「類銀行」作法,會在銀行、第三方銷售機構之外,賦予個人客戶理財另一個全新的平臺——支付平臺。「年輕人現在還不是財富主力,但父輩的財富終究要由他們繼承,人口結構變遷帶來財富管理習慣的變化。」基金行業的長期觀察者胡立峰在「餘額寳」啟動儀式上這樣感慨。

至此,有關「餘額寳」喧嘩週期裡,「宣傳——批評——犧牲——布局」四個階段已經完成。所有在意這個題材的人,都不可避免的要分清楚這座文字和觀點迷宮裡,哪些是造勢和宣傳、哪些是誤解、哪些非議是一針見血的。但和所有用戶有關的其實只有一件事:我今天是不是要把自己的錢轉到「餘額寳」裡去?

我能賺到錢嗎?

阿里巴巴公司告訴記者,「餘額寳」是個「給屌絲的產品」,他們在支付寳上購物,數目不大,流動頻繁,同時也想讓自己的資金有所增值,有一點也好。天弘基金這款增利寳(餘額寳)的首次募資是2億元,萬份單位收益(你買一萬元每日產生的收益)是1.4768,如果你隨存隨取,即使累計天數和復利,收益也僅僅是聊勝於無。只有你從不動用的那些餘額所購入的基金份額,才有可能實現3%以上的年化收益率。貨幣基金的收益率也遠不是阿里宣傳的那麼穩定,一般是基金規模越大,越是優厚。而在發達的資本市場,貨幣基金的年化收益率一般在1%左右,「連基金公司也不敢像阿里那麼宣傳。」一位基金公司銷售人員感慨。

如果你擁有購物之外的充裕資金,能夠保證一年不動用,那且不論其他資產,比餘額寳提供3.8%收益率更高的貨幣基金也大有人在,天弘基金之外,能夠提供1元門檻的、即時購買贖回的貨幣型基金,同樣存在。

我的本金會虧損嗎?

就像銀行一樣,餘額寳上的數字變化只是記賬變化而已,真正的錢,是阿里巴巴的餘額寳和天弘每日結算。這樣所有的問題都集中在於,不承諾保本、不承諾收益的天弘貨幣基金會不會出現本金虧損?

這樣的情況非常罕見,僅出現過幾次。

貨幣基金虧損必須同時出現兩個情況:1、持有債券收益率大幅上升(比如義大利和希臘主權危機時出現過的),導致債券價格大幅下跌。2、基金出現大量贖回,貨幣基金被迫拋售債券,造成了實際虧損。經濟學家測算,當日本金虧損的可能性在0.06117%,一週或者一月則更低。考慮到中國未來更嚴格的監管,和債券市場的「維穩信用」——政府定會兜底的預期。如果你相信中國經濟的未來不會像塞普勒斯那樣黯淡,那貨幣基金風險趨近於零。

阿里則表示,他們根據掌握的大量用戶支付和購買數據,很好地為基金提供流動性的預警。這項大數據資產是阿里巴巴和銀行競爭貨幣基金銷售渠道最重要手段——基金公司最擔心的是一時間過量的贖回,如果支付寳變的更大,甚至強勢進入企業領域,阿里自然能夠向各大基金公司,提供支付寳客戶資金流向、習慣的數據服務和預警,那基金公司不得不會考慮一下這家網際網路企業的銷售平臺。

監管方會不會叫停「餘額寳」?

對阿里而言,監管風險則如同達摩克利斯之劍懸在支付寳頭上:第三方基金銷售人士告訴記者,支付寳已經是非常清晰的銷售基金行為,而這是明顯越界的,「未來證監會會不會監管?如果不監管,其他支付機構一擁而上,匯付天下、財付通這些機構份額不大。如果銀聯加入銷售,針對儲蓄客戶兜售基金產品,將會對銀行產生大衝擊。」

但許多第三方支付機構原本就已經站在「結算支付——銷售基金」的曖昧界線上,如匯付天下推出的天天盈平臺,已經邀請基金直接入駐。阿里金融「先上車,後買票」,在未來為餘額寳申請基金銷售牌照並非沒有可能。

據記者瞭解到的情況,阿里的沉澱資金並沒有像外界猜測的一樣,採取協議存款的方式,獲取高收益,而是在重重監管下,壓在工商銀行等備付銀行的賬戶裡,利息也不敢動。權衡風險和收益之後,跨出這步,盤活這筆資金,並搭建起支付寳的金融產品銷售平臺,在情理之中。

未來會有新的產品嗎?

當然會有。阿里巴巴告訴記者,即使天弘基金這款產品是為支付寳定制,他們對於試運行三天巨大的購買量已經感到了驚訝,阿里增加更多供應商(基金),在餘額寳裡銷售的計畫,已經在進行中。

天弘基金回應記者,「這支基金首期種子基金募集2億,開放式基金上不封頂。」假定今年支付寳日交易額維持在45億,如果十分之一沉澱餘額,再有百分之一購買了餘額寳,日購買量也已經達到了450萬。

阿里巴巴的高管在不同場合向記者展示過要把淘寳購物平臺複製到生活每個角落的雄心,其中就包括金融——如果淘寳/支付寳系統能夠成為一個選購金融產品的超市,最終實現貸款、理財產品、保險產品、股票甚至未上市股權的交易,那其能夠收取的廣告費用和交易費用將會不可限量。阿里不會去做銀行,在這家公司看來,平臺是世界上最好的生意。銀行存貸業務,需要徵信客戶和拉攏存款,阿里不擅長。各大銀行向企業進駐天貓一樣,紛紛進駐支付寳,才是阿里的期待。去年悄然上線了淘寳理財頻道,不溫不火——淘寳的客戶並不是購買金融產品的目標群體,於是阿里把產品送到了離客戶錢更近的地方——支付寳。

增加新的供應商會有新的風險嗎?

對普通購買者而言,商業信用當然不如銀行信用,風險雖小,但始終存在。遇到像雙十一這樣的購物狂歡,餘額寳會遭遇巨量的資金轉出,此時,未來眾多的供應商中,如果有一家或者兩家出現無法在當日及時結算足夠資金給支付寳的情況,阿里就必須自掏腰包墊付給買賣雙方。

以後會去支付寳存錢,而不是銀行嗎?

在銀行的客戶結構中,三成的大客戶擁有七成的資金量。而個人客戶當中的大客戶,銀行的私人銀行部門和其他各種各樣的私人財富機構爭相為他們服務。簡單說,你的錢太少了,動搖不了根基。支付寳在企業支付領域沒有多大的作為,銀行依舊把持著中國主要的金融媒介。

但每個銀行高管都知道金融脫媒化勢在必行,在資金需求方——資金提供方之間,橋樑會越來越多,如果支付寳能夠拿下這兩者間的支付市場,在這個支付過程的中間地帶叫賣自己代銷的金融產品,「類銀行」取代銀行不是不可能。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