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的恐怖政治能持續多久?(圖)

2013-12-12 00:20 作者: 丁咚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金正恩的恐怖政治能持續多久?(圖:AP/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2013年12月11日訊】朋友請我再談談朝鮮正在發生的那點事兒,原是沒什麼興趣的,就是由於金正恩導演的這場大劇太缺乏新意,熟悉歷史和現實者對其狗血劇情多似曾相識。

張成澤被列舉了諸多罪行,好似罪惡滔天,罄竹難書,其實最核心的就是一條:企圖悖逆朝鮮王的唯一領導體制,另立權力中心,搞自己的勢力範圍,拒不服從最高指示,乃至涉嫌搶班奪權。

一些評論人士則指出,朝鮮勞動黨中央政治局公布張成澤罪狀,有抄襲嫌疑,諸如「對於放棄革命原則、挑戰黨的領導、侵害黨和國家以及人民利益的人,不論他是誰、職務和功勞有多大,朝鮮勞動黨都不會放過。張成澤一夥是現代版的宗派和偶然混入黨內的壞分子,將其揭發肅清,朝鮮黨和革命隊伍將更加純潔,朝鮮的一心團結將更加牢固。」「張成澤濫用權力專事舞弊行為,跟多名女性搞不正當的關係,在高級餐廳陰暗的包間裡花天酒地、大吃大喝。由于思想腐敗、極度懈怠,使用毒品,在受黨的恩惠出國就醫期間揮霍外匯,甚至去賭場。」

這些,大家都是耳熟能詳的。正如老話講的,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彼此相互學習,相互借鑒。

跟李英浩不同,作為朝鮮執政家族的重要成員和金正日欽定的顧命大臣,張成澤在朝鮮的權力譜系中,角色特殊,資歷深,經驗足,具有除金正恩以外其他人難以望其項背的重要地位,可謂地地道道的權臣。難怪朝鮮新主金正恩如坐針氈,必欲除之而後快了。

從朝鮮媒體公開的視頻和圖片看,張成澤是在勞動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以突然襲擊的方式被公開拘捕的,這在朝鮮當代歷史上是極為罕見的,由此可管窺其勢力之龐大,以至於老大要動他,也得如此隆重其事,也可見在其幕後勢必發生了驚心動魄的「宮廷鬥爭」。因此這場鬥爭的殘酷程度將會超過朝鮮晚近40年來歷次政治清洗,採取的手段將是極端和徹底的。據聞,張成澤已被處以極刑,就是這種邏輯的延伸。朝鮮國家通訊社公開張成澤受到清洗的消息,說明其已是尾聲,張的派系基本肅清,大局底定。

而另一方面,張成澤的妻子金敬姬在這次政治局擴大會議上依舊穩坐主席臺。由此判斷,金正恩切割了張成澤「宗派活動」與家族的聯繫,金敬姬已與張成澤「劃清界限」,以儘可能減少其對白頭山血統的家族繼承秩序政治上的衝擊。將張成澤的個人腐化私生活公之於眾,意在強化其在情感上和在政治上一樣「不忠」,因此早已自外於家族,從而斬除其與家族的親密關係,也有利於打破其與金敬姬的權力「合體」,說服金敬姬權力系統的支持,盡力消除清洗張成澤帶來的負面影響,鞏固自己的權力基礎。

金正恩執政以來不斷上演政治清洗連續劇,根本原因在於其執政地位不穩,受到內部分權壓力,乃至受到奪權挑戰,因此嚴重缺乏安全感,需要不斷更換關鍵崗位的人事部署,以確保掌控權力。

在缺少人民充分授權的政治體制下,政權的穩定性,須遵從叢林法則,乃「勢」和「力」的博弈,強者為王,弱者出局。所謂的「力」,是指包括軍隊、警察、安全機構在內的武裝力量;所謂的「勢」,是指權力運行的人力和物質保障,就是通行所說幹部和財政支持。對「勢」和「力」的主導和操控能力,決定了他在這一政治體制中的地位能否保持穩定,兩者缺一不可。

金正恩的政治清洗路線圖,是沿著先安保機構、次之軍隊、再次之權力運行體系的次序,逐步展開的。這是因為,安保機構直接負責政治機關和領袖個人保衛,生死攸關,所以他在喪期剛過,就迫不及待地撤換了原安保機構負責人禹東測,代之以親信金元弘大將;對軍方勢力的清洗,則以李英浩為最,他是朝鮮勞動黨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人民軍總參謀長,可說是軍中頭號人物;最後才將觸角伸向政務系統,張成澤的勢力雖然遍及黨政軍,但主要還是在政務系統,以他的身份,實際上是權力運行的直接操盤手,影響也最大。

到張成澤為止,共有97名黨政軍高官被逐出局,或束之高閣,或身繫牢獄,或命喪黃泉,佔到了高官總數的44%,其規模之大、力度之強,至少說明三點:在此之前金正恩的權位始終未曾穩固,受到極大威脅;金正恩本人駕馭權力的能力不可小覷;金正日為金正恩留下的輔政班底已呈秋風落葉之局,權力真空亟待新生力量的填補。

從禹東測到張成澤,金正恩連續依靠其掌控的安保機構,對政權中的異己者或者潛在異己者展開血腥清洗,已充分展現了恐怖政治的特徵。來自韓國情報機構的消息稱,新近的肅清行動乃由金正恩的二哥金正哲領導的「烽火組」親自執行。此舉除了向外顯示其乾綱獨斷,懾服部分執政團隊中的高級幕僚,短期內鞏固權位以外,還會造成以下後果:

自殺式的政治清洗會令政權本身元氣大傷。圍繞在張成澤身邊的所謂宗派根深葉茂,在朝鮮黨政軍系統中掌握了關鍵權力,拱衛了金正恩家族的權力大廈。大規模的肅清運動將使政權為之一空,其骨幹深受打擊,其執政根基將受到動搖。

作為權力家族的重要成員,張成澤被整肅,將使金正恩家族的權威受到衝擊,金氏家族繼承的政治合法性受到削弱。連三朝元老、金日成的女婿、金正日的妹婿、金正恩的姑父張成澤都可以是一個混入黨隊伍的壞分子,反黨反革命,那麼還有誰會保持清白呢?以白頭山血統為核心的執政家族將會因張成澤的倒掉而受到懷疑,雖然在高壓政策下人們不會說出來。

新湧入最高領導層的年輕一代將使權力運行更為複雜多變。老的派系倒臺了,難道新的派系就會絕對忠誠?老派的政治人物久已浸染在金氏家族的權力染缸裡,還知道懂規矩,權力新貴們與之相比,可能更無所顧忌,從而對金正恩的絕對領導產生威脅。

大量的政治清洗運動,難免會有不少「漏網之魚」,他們對金氏政權的怨恨,適時將成為一股復仇怒火,席捲金氏政權。他們中除了部分受到威懾,從此小心行事之外,其他人將是金正恩政治生命的潛在殺手和死硬的反對派。

恐怖政治的最大危害,將是使暴力威權主義盛行朝鮮政壇,營造出濃厚的恐怖氛圍。對金正恩來說,將沒有真正的「忠臣」,人人都因是潛在的敵人而受到監視,相應的,人人也都因可能受到清洗而缺少安全感,他們要麼唯金正恩獨裁是從,要麼會陰蓄反志,伺機而動,成為更致命的政敵。這些人有的懷抱政治雄心,有的崇拜更大權力,有的希望維護既得利益,時機不到,他們會夾緊尾巴,更加小心從事,一旦機會來臨,他們將會引發政變,徹底清除金氏家族,在朝鮮實現朝代更迭。

有些人把金正恩的政治肅清行動比成康熙剪除鰲拜,或者認為他不過是父祖權力經營術的繼續,朝鮮或將迎來一個新時代。然而此一時,彼一時,金正恩既沒有父祖那樣積功而成的人望,也無長期在一線操弄政治的豐富經驗,缺乏在長期的政治歷練中自然而然形成的拱衛權力的團隊,更無康熙那樣的政治抱負和政治智慧,他過早地掌握國柄,以致成為一個真正的孤家寡人,在此情況下他似乎沒有清醒地意識到自己的真實處境,企圖違背歷史發展的正常航向,順著權力慣性,像父祖那樣運用獨斷權力,不,是更加變本加厲、頻繁和廣泛地開展政治清洗,消除一切反對勢力或者他所認為的反對勢力,不允許任何不同聲音存在,以致權力的基礎失卻平衡,政治死敵潛滋暗長,恐怖政治可以讓他們變得更加隱蔽,但絕不會阻擋人性的迸發。

在朝鮮的權力結構中,有幾個層級的威脅:金氏家族對最高權力的壟斷,阻斷了其他政治家族崛起的希望,他們時刻巴望著金氏家族倒臺,以便取而代之,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比如崔龍海家族,以及此次遭到清洗的張成澤家族;金氏家族將國家權力私人化,以致使國家幹部的正常晉升秩序受到人為破壞,那些被排擠到權力序列之外者,都是金氏家族的可能反對者,也是一切政變的支持者,特別是軍方人員;在金氏家族政治譜系之外生存的政治異己者、廣大挨餓受凍的普通民眾中,也有可能出現反叛者,一旦組織起來,將是動搖金氏家族統治的最後掘墓人。

金正恩持續不斷的政治清洗,遲早會讓朝鮮人民看清其權力壟斷者和維護者的本質,擊破其國家領袖的謊言,從而使朝鮮成為政治野心家成長的搖籃,誘發致命的執政危機,直到在一切火種中被燒成灰燼。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