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忠:大陆公安局无法无天(2)



(三)公安创收 贩卖人口作性奴隶

北京市检查院一分院一椿强迫未成年人卖淫案提起公诉。

1999年湖北省女士胡园园去徐州打工,音讯全无,回家的女士逃回告诉其夫王钢:她们二人落入虎口,被逼卖身,她侥幸逃出,胡园园在北京。

王钢在北京石景山区的“金玉洒家”见到其妻,但老板苗长顺不准带走,说:“你媳妇是我花几千块钱从徐州保回来的,钱还没挣出来呢!”

王钢报案,警察查抄发现被逼卖淫的十几人除胡园园二十四岁,其余皆是未成年:燕燕十三岁,香妹十四岁,春花十七岁。

警方调查,从去年九月,苗长顺三赴徐州以平均每妹四百元人民币价格从江苏徐州市公安局拘留所“保回”九名小姐。

原来胡园园到徐州当作盲流被警察抓进拘留所,被徐州公安局卖到北京“金玉酒家”,丧失自由,拒绝卖淫被打昏,醒来老板娘重击七、八十大耳光,用缝衣针扎大腿,十几天伤方养好,被老板强奸,此后被逼卖淫。十四岁的香妹受不了性摧残,乘嫖客睡去逃出,被抓回去毒打。

作为平民苗长顺、耿秀珍夫妇被判无疑,而徐州市公安局是不受惩罚的,还会依法抓盲流进拘留所,依法向肯出四百元的老板“保释放人”或美其名曰“取保放人”,何处讲理?

国人试目以待,看徐州市公安局会受何种处理?江泽民为镇压法轮功对大陆会放肆纵容到何种程度?

(四)政匪一家,掳掠人口,乘夜掳掠人口

大陆无数血汗工厂被中央电视台记者揭露,奴隶生不如死、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插翅难飞从哪里来?工厂主何来天大胆量?

中央电视台曾播出:浙江临海血汗工厂,奴隶仅十一、二岁,被骗或作为流浪儿童被公安收容,劳动条件之恶劣令全国震惊。

在河南、河北的砖场,奴隶们被狼狗与打手们包围着,逃跑的奴隶,抓住被打断了手脚。

一些农场,奴隶们苦熬一季,没拿一分工钱,当地派出所便来抓人,奴隶们只好逃命,白干三个月,倘若被抓去,再卖它地,苦难再循环。

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全国最大暖气片生产基地:山东清徐县同戈站暖气片工业公司,成群奴隶拚命挤上采访车,逃出公司大门。

《大众日报》披露:仅仅在一个公司已有两千奴隶获救。陕西人张增社夫妇被掠买为奴,媳妇生病也不放人,弟弟带钱来买人,也被扣,失去自由,当了奴隶。地方政府作后台,暗无天日,无法无天,以至于此。(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