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忠:大陸公安局無法無天(2)



(三)公安創收 販賣人口作性奴隸

北京市檢查院一分院一椿強迫未成年人賣淫案提起公訴。

1999年湖北省女士胡園園去徐州打工,音訊全無,回家的女士逃回告訴其夫王鋼:她們二人落入虎口,被逼賣身,她僥倖逃出,胡園園在北京。

王鋼在北京石景山區的「金玉灑家」見到其妻,但老闆苗長順不准帶走,說:「你媳婦是我花幾千塊錢從徐州保回來的,錢還沒掙出來呢!」

王鋼報案,警察查抄發現被逼賣淫的十幾人除胡園園二十四歲,其餘皆是未成年:燕燕十三歲,香妹十四歲,春花十七歲。

警方調查,從去年九月,苗長順三赴徐州以平均每妹四百元人民幣價格從江蘇徐州市公安局拘留所「保回」九名小姐。

原來胡園園到徐州當作盲流被警察抓進拘留所,被徐州公安局賣到北京「金玉酒家」,喪失自由,拒絕賣淫被打昏,醒來老闆娘重擊七、八十大耳光,用縫衣針扎大腿,十幾天傷方養好,被老闆強姦,此後被逼賣淫。十四歲的香妹受不了性摧殘,乘嫖客睡去逃出,被抓回去毒打。

作為平民苗長順、耿秀珍夫婦被判無疑,而徐州市公安局是不受懲罰的,還會依法抓盲流進拘留所,依法向肯出四百元的老闆「保釋放人」或美其名曰「取保放人」,何處講理?

國人試目以待,看徐州市公安局會受何種處理?江澤民為鎮壓法輪功對大陸會放肆縱容到何種程度?

(四)政匪一家,擄掠人口,乘夜擄掠人口

大陸無數血汗工廠被中央電視臺記者揭露,奴隸生不如死、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插翅難飛從哪裡來?工廠主何來天大膽量?

中央電視臺曾播出:浙江臨海血汗工廠,奴隸僅十一、二歲,被騙或作為流浪兒童被公安收容,勞動條件之惡劣令全國震驚。

在河南、河北的磚場,奴隸們被狼狗與打手們包圍著,逃跑的奴隸,抓住被打斷了手腳。

一些農場,奴隸們苦熬一季,沒拿一分工錢,當地派出所便來抓人,奴隸們只好逃命,白干三個月,倘若被抓去,再賣它地,苦難再循環。

中央電視臺記者採訪全國最大暖氣片生產基地:山東清徐縣同戈站暖氣片工業公司,成群奴隸拚命擠上採訪車,逃出公司大門。

《大眾日報》披露:僅僅在一個公司已有兩千奴隸獲救。陝西人張增社夫婦被掠買為奴,媳婦生病也不放人,弟弟帶錢來買人,也被扣,失去自由,當了奴隸。地方政府作後臺,暗無天日,無法無天,以至於此。(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