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的感觉不咋的!


小李上世纪90年代大学毕业被老爸托关系分配到一机关工作,悠闲的机关生活让小李活得颇为自在。拿着每月上千块的薪水,还时不时地发些“取暖费”、“过节费”、“降温费”等,这些毛毛雨似的福利,虽然不多,却也羡煞他那些被分到效益极差的工厂正面临着下岗威胁的老同学。

  然而,随着世事的变迁,小李却越来越不满意自己的工作环境,老是将自己跟那些外企的白领比,感觉自己怎么看怎么不像个白领。自己所在的区机关窗不明,几不净,一堆破桌烂椅,再加上机关里每天进出的那些为了职称熬白了头的老男老女,怎么看怎么不养眼。分房、评职称、出国、升迁一切都要论资排辈。自知资历浅的小李一想到这些就沮丧不已……

  于是,小李对真正的“白领”生活向往不已,不仅思想上垂涎欲滴,在行动上也越来越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工作中吊儿郎当不思进取,领导批评他他敢当面跟领导叫板。他说领导不注重机关形象,光从办公环境来看,就没有凝聚力;还说现在都讲究领导班子年轻化,自己让这么一群学历比自己浅,古怪刻板的老头老太整天吆来喝去,感觉真是生不如死,就差指着领导的鼻子当头棒喝:“你们这样的素质怎么配当领导呢?”

  光阴荏苒,转眼间到了2002年,一个偶然的机遇,小李被聘为一家外资企业的企划部主管,过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真正的“白领”生活。新单位叫做“公司”,气势不凡的办公大楼,上班打卡,工作佩胸卡,一流的办公环境,令小李大开了眼界。上班的第一天,老板要求小李起个英文名字,说这是公司的规矩,于是,小李给自己起了个英文名字“查理”。坐在自己装修豪华的办公室里,看着进出公司的身材窈窕、体态婀娜的年轻女士的身影,被人“查理、查理”地叫着,小李真有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第二天上午,老板找小李谈了话,老板秘书客气地用了“约您”二字,令小李颇为受用:外企就是外企,连说话也带着十二分的客气,不像原先在机关,一听到头儿要找自己“谈话”,就知道没有好事。见到小李,老板在跟他交待了日常工作中的注意事项后,干净利落地提醒他要好好干,干得好,就有可能升迁,干不好,就可能被炒鱿鱼,因为外企不养闲人。最后,老板说:“我们这儿不是国企,也不是机关,不分房,不发福利,效益计酬,一切靠自己的努力!”

  这之后的一天,下午下班后,小李正要离开,部主任忽然通知晚上加班,说要搞一个什么宣传策划书。于是,小李无可奈何地留了下来。看着同事们在那里热烈地讨论,小李感慨万分,这样的东西在原先自己所在的机关,领导一拍板就行了,而在这里,要搞一个东西却要大家讨论,这里多民主啊!待众人将方案初步定下来时,已是半夜时分,按照小李在机关得出的经验,这个时候,部主任一定会说:“大家辛苦了,出去吃顿饭,再跳个舞,放松放松。”然而,出乎小李预料的是,部主任却宣布散会,并说回去好好想想,明天上班继续讨论。


  如此拼命苦干了一个月,小李拿到了5000多块工资,心想,还行,到底是外企,比原单位多出不少。但是,收入是增加了,可是作为一个白领,小李还得将自己“武装到牙齿”,这不仅是为了自己的形象,还是为了公司的形象,在外企,如果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会被老板炒掉的。于是,小李穿名牌,出入高档餐厅,上下班不再挤公交车,而是每天打车。如此这般折腾下来,小李一个月的工资就剩下不多了,更别说养活妻儿了。

  就这样,在外企干了一段时间下来,小李的心中又开始不平衡了:这白领生活,钱没存下多少,体重却减轻了不少,明显的收入与付出不成正比。而公司所谓的企业文化,完全是老板文化,在公司,一切老板说了算,以前在单位还能跟领导叫板,遇到不顺心的事还能骂几句娘,而现在瞅着威严的老板,他哪里还敢?最让小李窝心的是,老板一不高兴就对自己说难听话,比如“连这点小事都干不好,你还不如一头蠢猪!”“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没关系,有很多人等着你这个职位呢!”

  思前想后,小李越来越感到懊悔,悔不该轻率地从条件优越的机关跳槽到外企,而现在自己想回去人家也不要了。以前在机关时自己向往外企,如今自己在外企了,却更加怀念机关的悠闲舒适。他想,自己是真的陷入了跳槽的怪圈。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