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領的感覺不咋的!


小李上世紀90年代大學畢業被老爸托關係分配到一機關工作,悠閑的機關生活讓小李活得頗為自在。拿著每月上千塊的薪水,還時不時地發些「取暖費」、「過節費」、「降溫費」等,這些毛毛雨似的福利,雖然不多,卻也羨煞他那些被分到效益極差的工廠正面臨著下崗威脅的老同學。

  然而,隨著世事的變遷,小李卻越來越不滿意自己的工作環境,老是將自己跟那些外企的白領比,感覺自己怎麼看怎麼不像個白領。自己所在的區機關窗不明,幾不淨,一堆破桌爛椅,再加上機關裡每天進出的那些為了職稱熬白了頭的老男老女,怎麼看怎麼不養眼。分房、評職稱、出國、升遷一切都要論資排輩。自知資歷淺的小李一想到這些就沮喪不已……

  於是,小李對真正的「白領」生活嚮往不已,不僅思想上垂涎欲滴,在行動上也越來越與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工作中吊兒郎當不思進取,領導批評他他敢當面跟領導叫板。他說領導不注重機關形象,光從辦公環境來看,就沒有凝聚力;還說現在都講究領導班子年輕化,自己讓這麼一群學歷比自己淺,古怪刻板的老頭老太整天吆來喝去,感覺真是生不如死,就差指著領導的鼻子當頭棒喝:「你們這樣的素質怎麼配當領導呢?」

  光陰荏苒,轉眼間到了2002年,一個偶然的機遇,小李被聘為一家外資企業的企劃部主管,過上了自己夢寐以求的真正的「白領」生活。新單位叫做「公司」,氣勢不凡的辦公大樓,上班打卡,工作佩胸卡,一流的辦公環境,令小李大開了眼界。上班的第一天,老闆要求小李起個英文名字,說這是公司的規矩,於是,小李給自己起了個英文名字「查理」。坐在自己裝修豪華的辦公室裡,看著進出公司的身材窈窕、體態婀娜的年輕女士的身影,被人「查理、查理」地叫著,小李真有種苦盡甘來的感覺。

  第二天上午,老闆找小李談了話,老闆秘書客氣地用了「約您」二字,令小李頗為受用:外企就是外企,連說話也帶著十二分的客氣,不像原先在機關,一聽到頭兒要找自己「談話」,就知道沒有好事。見到小李,老闆在跟他交待了日常工作中的注意事項後,乾淨利落地提醒他要好好幹,幹得好,就有可能升遷,干不好,就可能被炒魷魚,因為外企不養閒人。最後,老闆說:「我們這兒不是國企,也不是機關,不分房,不發福利,效益計酬,一切靠自己的努力!」

  這之後的一天,下午下班後,小李正要離開,部主任忽然通知晚上加班,說要搞一個什麼宣傳策劃書。於是,小李無可奈何地留了下來。看著同事們在那裡熱烈地討論,小李感慨萬分,這樣的東西在原先自己所在的機關,領導一拍板就行了,而在這裡,要搞一個東西卻要大家討論,這裡多民主啊!待眾人將方案初步定下來時,已是半夜時分,按照小李在機關得出的經驗,這個時候,部主任一定會說:「大家辛苦了,出去吃頓飯,再跳個舞,放鬆放鬆。」然而,出乎小李預料的是,部主任卻宣布散會,並說回去好好想想,明天上班繼續討論。


  如此拚命苦幹了一個月,小李拿到了5000多塊工資,心想,還行,到底是外企,比原單位多出不少。但是,收入是增加了,可是作為一個白領,小李還得將自己「武裝到牙齒」,這不僅是為了自己的形象,還是為了公司的形象,在外企,如果不注意自己的形象,會被老闆炒掉的。於是,小李穿名牌,出入高檔餐廳,上下班不再擠公交車,而是每天打車。如此這般折騰下來,小李一個月的工資就剩下不多了,更別說養活妻兒了。

  就這樣,在外企幹了一段時間下來,小李的心中又開始不平衡了:這白領生活,錢沒存下多少,體重卻減輕了不少,明顯的收入與付出不成正比。而公司所謂的企業文化,完全是老闆文化,在公司,一切老闆說了算,以前在單位還能跟領導叫板,遇到不順心的事還能罵幾句娘,而現在瞅著威嚴的老闆,他哪裡還敢?最讓小李窩心的是,老闆一不高興就對自己說難聽話,比如「連這點小事都幹不好,你還不如一頭蠢豬!」「你是不是不想幹了,不想幹沒關係,有很多人等著你這個職位呢!」

  思前想後,小李越來越感到懊悔,悔不該輕率地從條件優越的機關跳槽到外企,而現在自己想回去人家也不要了。以前在機關時自己嚮往外企,如今自己在外企了,卻更加懷念機關的悠閑舒適。他想,自己是真的陷入了跳槽的怪圈。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