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忠:大陆公安局无法无天(3)



(五)一枝独秀,白骨累累

在湖南省株洲、衡阳,政府与居民一项沉重负担是:广东省警方经常把一批批被压榨得骨瘦如柴、气息奄奄的奴隶用火车、汽车拉来,抛在当地,扬长而去。靠当地居民及铁路警察搭救活了下来,乞讨返家或含冤而死。

衡阳铁路警察扣留过两名抛弃待死奴隶的广东警察,迫使广东警方出钱处理后事。
 
活着的奴隶控诉:广东警察经常半夜出动搜捕外地打工者,交不起罚款者,女的卖给发廊卖淫,男人卖给血汗工厂,一旦快累死或生病,老板便重金叫来警察把他们抬上车押送湖南省、广西省空旷地带抛弃。

一位身家百万的企业家也差点被掠被卖。在广州火车站,他买完去深圳的火车票,在路口碰到公安、保安看押几百名外地人去收容所,光天化日之下也把他抓住,他向路人呼救并拿出所有证件,路人同声指责。公安恼羞成怒,指使十几个保安毒打:鼻骨、肋骨被打断,手机、钻戒、万余元现金搜掠一空,幸而未入火坑。

《南方周末》报导:去广州火车上,有位年轻的打工仔被乘警推下火车摔死,乘警说是“自愿”跳车摔死,《南方周末》呼吁知情者揭露真相。

另一女孩确系跳车自尽,因她买不起车票,乘警又不按规定把她交给下站派出所,要以二百元身价卖给广东公安收容站,为此不惜长途压送五百多公里,将一名同胞女娃象待宰的牲畜一样绑着去买二百元人民币。这是一个公民的身价。

为什么女娃宁可摔死也怕去公安收容站,恐怖如下地狱?因为那是转卖奴隶的中转站,对于纯洁的女孩,那是活卖性奴隶的地狱中转站。

江泽民为“稳定”压倒一切,不但纵容军队走私,为放肆消灭一切为稳定的萌芽,也放纵全国公安草菅人命、粪土法律而暗无天日。

(六)公安目睹暴徒杀人,袖手旁观看热闹,全无心肝

也是《南方周末》报导:

重庆市木洞镇睹徒徐永明与胡性农民打麻将发生纠纷,胡某负睹债逃匿,凶徒徐永明于下午二时到河边捉住胡某六岁多小男孩胡杰。一手提着小胡杰的双脚,一手握着菜刀在田埂上狂喊:“太阳落坡,就钉胡杰!”近千名群众围观,又叫来近十名警察,没人去管,只看热闹。6岁多的小娃在烈日下被倒提、暴晒五个多小时,嗓子哭哑,直到哭不出声,近十名警察也无人近前,袖手旁观,似与其职责无关,直拖到傍晚七时四十分,徐永明讨债无望,再次怪吼:“我要杀人啦!”捧了些水洒在小胡杰脖子上,当着近十名警察和近千观众的面挥菜刀垛了下去,血花喷溅!

整个五个小时,警察旁观,不去营救,一直和群众一起看热闹,记者愤怒地写到:“苍天在上,愿围观者死后都将被判决到地狱那滚烫的油锅里受永远的油炸!”(摘自2000年九月二十八《南方周末》)。

在无神论的大陆,记者却乞望神灵干予,为什么?江泽民治下,好人进黑牢,犯人却放出腾地方,黑暗怕暴光,喊冤会治罪,名为“泄露国家机密”。

该记者把“伟大”的人民警察和“伟大”的人民称为“冷血的中国猪”。暴政下人麻木为猪,江泽民怕人民干预镇压,再不敢提“见义勇为”。过去见义勇为者被歹徒伤残,无人过问。若干涉警察公安作恶或行凶歹徒与公安一气,见义勇为者还会被栽赃陷害入牢,被打死牢房也司空见惯,家属泪往肚流,无真货实据,敢怒而不敢言。(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