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的公檢法頭目有多黑——100萬買回兩個殺人犯的命!


2003年3月11日,正是全國人大召開的時候。一位骨瘦如材的老太太來到了人民大會堂的西門外。她叫蘇秀蘭。幾位警衛戰士上前攔住攔住老太太,蘇老太太拿出一幅帶著排滿鮮花(上半部分)的兒子的生前照片,照片下半部分則是一具被燒焦的屍體(也是其子的照片)。按照規定,警衛應該把蘇老太太交給西城公安分局處理的,可是警衛們看到蘇老太太的可憐與悲憤,警衛也心軟了,他們把蘇老太太破例交給了黑龍江省委書記徐友芳。

  原來,蘇老太太的兒子叫劉振山,是出租車司機。1998年7月14日,被吉林省農安縣公安局警察孔祥才和農安三中保衛科長魏亮二人從哈爾濱騙出城外,在去長春的路上,由於孔祥才(春節期間賭輸了巨資)起了殺人之心,於是,孔、魏二人將劉用繩子勒住後再用尖刀扎死,然後將屍體運到農安縣青山鄉青口村旁邊,澆上汽油毀屍一遍後將劉埋了。

  幾個月後,孔祥才開的盜來的汽車抵押出去後被人舉報,長春市公安局將二人抓獲。

  可是此案移交哈爾濱市公安局後,孔祥才的父親花大錢一面買通哈爾濱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馮國中,一面買通當時的哈爾濱市中院副院長傅強,給每人送了50萬巨資。於是,二人一起合謀運作,就說孔祥才是黑龍江省委書記徐友芳的親屬,孔祥才父親是農安縣委常委,於是,法院的審判官們在給二人定罪時,明知二人是故意殺人,但卻把他們的罪行改為搶劫至死罪,將孔判成死緩,魏判了15年。蘇秀蘭和她的兒媳婦只得了3萬元人民幣補償。可是,馮國中和傅強則每人從中撈了50萬人民幣。

  當蘇秀蘭要提起抗訴時,傅強已經調入哈市檢察院當副檢察長,蘇老太太哪還能抗訴!由於傅強到處放風,說孔家是省委書記徐友芳的親屬,於是,任憑蘇老太太怎樣奔波,黑龍江省檢察院和省高院就是不理蘇老太太的抗訴。

  2002年11月中旬,蘇老太太到省高院找徐衍東說理,傅強派人把蘇老太太的骼膊弄折,對老太威脅說,把你骼膊弄斷,看你還抗不抗訴!

  2003年3月10日,蘇老太太被徐衍東綁架回黑龍江後,再次遭到毒打,至今不給解決問題。但是,省委書記接到的來自下面的匯報是:蘇老太太同意民事賠償20萬元,然後不再抗訴。可憐的蘇老太太,迄今為止,連法院判決的3萬元都還沒有得到。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