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免疫學教授談SARS病


2003-04-07訊,免疫學教授封莉莉談SARS病抵禦
據大紀元記者李海倫採訪報導/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源於中國廣東,現已在全球範圍擴散,有些地區大有談SARS色變之意,大紀元記者就此採訪了美國休斯頓貝勒醫學院的著名分子免疫學教授封莉莉女士。
記者:SARS看來有愈演愈烈的趨勢,封教授,您認為這種病症可以避免嗎?

封教授:這件事本身是可以避免的。傳染病嘛,只要傳染源早一點公開,做好隔離工作,應該可以防止,不至於到這種地步。

記者:從免疫學觀點看,人為什麼會得這種病呢?是不是這種病毒太厲害?

封教授:不是病毒太強,是人的免疫力下降。人對病毒的抵抗力低,免疫細胞產生的抗病毒功能下降。發病過程中,有些人的肺部梗阻加重。最終,由於沒有足夠的氧交換,有些患者(約有10% - 20%) 需要用到呼吸機、接受特殊護理度過病危期。這樣一來,對醫護人員的要求相應就高,因此導致醫護人員容易受到感染。不過,對大多數還未染病的公眾來說,最主要是要維持免疫系統的正常工作,提高免疫能力。正在廣東調查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的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麥格爾說,這種病毒在不同的患者身上具有不同的特徵,有些具有強大的傳染性,有些並沒有傳染性。這也能從另外一個方面說明因人的免疫力各異,對此病的易感性也不一樣。

記者:那麼,怎樣才能維持免疫系統的正常運作呢?

封教授:讓我們來複習一下人體的神經系統。人體的中樞神經系統,受主意識支配。 比如,挪動肢體和臉部表情變化等等都受中樞神經系統控制。 此外,還有一套神經系統不受主意識支配,叫做自主神經的系統,自主神經系統調控我們身體的內環境以維持內穩定。自主神經系統包括交感和副交感(迷走神經), 控制著不受人體主意識控制的生命活動:如腺體的分泌,血管的收縮和舒張,心臟的節律,胃腸的蠕動,腎臟的泌尿等等功能。雖然交感和副交感神經都共同支配體內的這些器官,但它們的功能卻完全相反。總的來說,交感神經屬於對外的「戰鬥」系統(fight or flight), 而副交感神經系統是對內的調整系統(rest and digest),主管細胞,組織,和器官的生長,修復,能量儲存,和功能恢復和維持等等重要的生命活動。這兩套系統的調節機理是相互抑制,即交感神經興奮時副交感有一定會被抑制;而副交感神經興奮時交感神經就會被抑制。

當主意識支配中樞神經系統處於興奮狀態時,或是外界有令人緊張的因素存在時,交感神經就會被刺激而引起興奮。主意識的興奮性不解除,交感神經的興奮也就不會下降。綜合表現是心率加快,血壓增高,基礎代謝增強,細胞分裂加快,甚至免疫功能受到抑制等等。目前人類的絕大多數疾病都和交感神經過度興奮有關,如高血壓,心臟病,高代謝方面的疾病(如糖尿病),免疫缺陷病,自身免疫病(如紅斑狼瘡和硬皮症),癌症,精神方面的疾病,神經退行性病變,對感染性疾病抵抗力下降,以及感染性疾病,等等。

而當迷走神經興奮時,釋放神經遞質乙醯膽鹼增加。當乙醯膽鹼結合到受體上,產生的生物效應包括:抗炎,鎮痛,以及血管舒張等等。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人在緊張的狀態下,免疫功能會受到抑制,而在鬆弛的狀況下,免疫功能會增強。我們有證據表明,經常煉功打坐人體內雙向調控能力的免疫細胞數增加,抗微生物的分子水平也上升。 

記者:您認為非典型性肺炎為什麼傳播得這麼快?

封教授:我認為,一個原因是作為傳播源的中國方面沒有做好防止擴散的工作。另一個原因是現在的人免疫力低,對這件事情過分緊張又造成免疫力的進一步下降。

記者:SARS發展到這種地步,對一般民眾來說,有沒有什麼提高自我免疫力的好辦法呢?

封教授:在增氧運動非常普遍的現代社會,人們強調氧氣在血管內的充足和肌肉的強健。所以,對於打坐入靜的內涵可能不太理解。很少有人注意到對身體內部器官的調控。當然,人主觀上無法鍛練內臟,但卻可以通過對自主神經的調控來調節臟器的功能。人體健康最重要的因素不取決於肌肉是否強壯,而是取決於交感和副交感神經的張力是否平衡。實際上,過強的體育鍛練主要興奮的是交感神經系統,這樣就會使得本來就被抑制的副交感神經系統功能更加下降,結果很可能是適得其反。由於上述種種原因,有為數不少的人的副交感神經系統是赤字的,列舉一些早期的症狀:失眠,心慌氣急,緊張易怒,血壓增高,頭暈耳鳴,記憶力減退,容易疲倦,月經失調等等。此外,對血管是否要保持血氧充足,科學家也是有爭議的。增氧的另外一個不好的後果就是氧化代謝產物增多。而氧化代謝產物堆積可能導致血管內皮細胞功能紊亂,可能是很多疾病的原因。如果一個人的自主神經系統是健全的,迷走神經的主要神經遞質,乙醯膽鹼就會通過調節血管的緊張度來達到這一目的。

我認為,與其等待疫苗或有效的抗毒素的產生,還不如先行自我調整。其實,自身的免疫能力是可以很快得到調整的。我的建議是,不管怎麼忙,都要積極預防,因為現代人的生活方式都是處在一種過份緊張的狀態之中,或多或少迷走神經的張力都偏低。在這樣的狀況下,免疫功能偏低是不難推測的。如果能消除情緒緊張,且保證充分休息,有可能起到維持自主神經的平衡的作用。當然,最好的是能選擇一種能使自己靜下來、放鬆自己的運動方式,如打坐入靜。打坐入靜是一種主意識清醒但沒有雜念的人的意念最佳狀態。從神經生理的角度上來看,入靜的主要特徵就是副交感神經興奮性增高和代謝水平降低。儘管入靜和其他一些生物狀態(睡眠,催眠,和動物的冬眠)有類似之處,其他這些生物狀態所能達到的生理養生狀態永遠無法和入靜相比。打坐時,人處於一種最佳清醒的休息狀態,迷走神經活性最好,工作狀態也最好。乙醯膽鹼和受體結合後,產生三種使血管舒張的血管活性物質,Nitric oxide (NO), Prostacylin, 和 EDHF。NO不僅僅可以使血管舒張,還有抗病毒的生物活性,而EDHF還具有抗炎的作用。最近有很多文獻報導,打坐和放鬆療法使得NO釋放增多。我的實驗室也對打坐入靜導致的基因的變化進行了研究,我們發現打坐一個小時後,白細胞中有些維持血管完整性、使細胞壽命延長,及抗病毒的基因增加了許多。你知道嗎,經過我的分析和建議,我們這裡樓上樓下的同事都開始打坐了。

記者:是不是可以這麼說:多一個對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有免疫能力的個體,不僅是保護了自己,同時也在幫助別人,因為從他這裡就切斷了這種病的傳播途徑。

封教授:是這樣的。對於消除隱性患者特別有意義。據WHO報導有的感染者可能沒有任何病徵,這樣的人很可能成為帶毒者,這也就意味著SARS已擴散至全球;香港以至全球實際感染SARS的人數難以估計。有香港的大學教授也認為,所有傳染病患者都不是百分之百有病徵,故SARS感染者沒有病徵不足為奇。目前醫療和科學界對SARS所知甚少,病毒會在感染者身上生存多久,傳染性有多高,以及在潛伏期內會不會因應感染者抵抗力變弱而突然發病。所以,提高個人的抵抗力屬當務之急。可以這樣說,多一個有抵抗力的人,就多一份戰勝SARS的機會。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