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府人權觀念的淡薄

2003-04-04 17:29 作者: 螺桿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為了一黨之私的「穩定壓倒一切」,中共當局對國內發生的危害人類健康的重大疫情一貫隱瞞不報,拒絕與世界衛生組織合作控制疫情,此次又導致非典型肺炎擴散為世界規模,這種無視國際公德,無視本國人權的惡劣行徑,使中國政府又一次成為國際社會強烈譴責的對象。如果一個人明知自己有性病,卻出於一種極度自私的自尊和生理需要,對情人或配偶進行隱瞞,缺德不缺德?這樣做的結果只能有一個,既害人又害己。現在中共當局就像這個患了髒病的人,在非典型肺炎疫情上大無作為,沒有開誠佈公,反而千方百計的隱瞞拖延,時隔數月之久,才向國際社會通報,還聲稱「已經控制了疫情」。但現在人們見到的,只是衛生部長張永康召集了一個記者會,在如此重大的事件中,沒有一個政治局級的委員出面,可見人民健康在中共官僚集團眼中,已經跌落到何種地步。

關於遲遲不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疫情的理由,張部長是這樣解釋的:「在二月上中旬之交,我們向全國通報了廣東的疫情。以後,我們根據疫情的發展以及中國自己的國情,決定每個月通報一次疫情。考慮到世界衛生組織希望每個國家能夠每天報告,我們決定從4月1號開始,每天向 WHO 報告一次。我們根據中國的國情和中國的有關法律,適時的通報媒體。而且根據 WHO 的要求,根據國際慣例,我們每天將向世界衛生組織報告疫情」。
請注意,部長先生在這段話中兩次提到「中國國情」,但又不明確指出這個「國情」是怎麼回事,都存在哪些具體的困難和障礙,如果確實礙於國情的難言之隱,堅持國情就是了,又何必從四月一號開始每天向 WHO 報告一次呢?須知中國既然是WHO成員,就應該知道WHO的規定(或「希望」),向WHO及時通報本國的疫情,而不是以國情為藉口支吾搪塞,推卸中國政府延誤疫情的責任。部長先生又提及到了「中國的有關法律」,有病治病,沒病防病而已,還要什麼「有關法律」嗎?是些什麼「有關法律」呢?是二十三條之類的法律嗎?難道中國國情就是置人民健康於不顧,隱瞞本國的疫情?難道為了社會穩定,瘟大災死人也在所不惜?

既然衛生部長說「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北京不再是疫區」,人們自然要問:北京是怎樣控制疫情的?是靠藥物還是靠人體免疫力呢?當記者提出這個問題時,張部長先是顧左右而言它的在「輸出輸入」上放了個煙幕彈,說北京的病例是外地輸入的,接著亮出了法寶:「有效的控制了輸入病例以及由這些病例引起的少數病例」。那麼人們還要問:衛生部長有沒有考慮到那些沒有就醫的病例和潛伏期?有沒有考慮到傳染病能交叉感染的特性?眾所周知,傳染病本來就是靠「輸出輸入」來傳播的,北京既然「還是個很安全的地方」而且「工作、生活、旅遊都是安全的」,就不可能不繼續輸入那些不可能完全控制的病例,事實上北京也做不到,除非將北京像巴格達那樣封閉起來。

關於如何控制疫情的問題,張部長總算有了個模棱兩可的回答:「非典型肺炎由於病原沒有明確,因此,現在還沒有針對性的或者說特性的藥物來治療這個病。但是根據廣東的經驗,我們採取積極的對症治療和增加病人免疫力的治療,病人是可以治癒的,事實上,現在絕大多數病人已經治癒出院。根據廣東的經驗,中西醫結合的療效比較好」。這段話其實等於沒說,因為人類包括畜類所有的疾病都是這樣治療的。

我們的衛生部長先生當然也沒有忘記愛國,他用一個詭辯的邏輯否認了中國是非典型肺炎輸出國這個事實,他說:「首先我要說的是,中國的內地,特別是廣東和香港確實發生了非典型肺炎,而一些外國和其它的地區發生一些病例,有些人是到過中國的內地和香港。但是也有些病人既沒有到過內地,也沒有到過香港,他也發病了。因此,我們不能說中國或者香港把疾病輸出了」。

沒有到過中國內地或香港的人患了非典型肺炎,就能說明中國或香港沒有輸出疾病嗎?那麼每天在地球上空飛來飛去的出國人員,探親或旅遊的華人都飛到哪去了呢?那些在國外超市等公共場所出入的人中,難道就沒有從中國或香港出入過的人?既然非典型肺炎是通過飛沫在空氣中傳染的,就沒理由認為沒到過傳染源就不會受到傳染,這應該是個最簡單的邏輯。

中國政府大員龍永圖說:香港死五十萬人才夠恐慌。在龍大員眼中,港人的價值應該比大陸人要高,所以照他的邏輯,恐怕大陸人應該死一百萬才值得恐慌。不過香港人民畢竟是從文明社會走過來的,不要說死五十萬人,就是死了五個人,也立即引起了全社會的足夠重視,近日有報導說,港府已經對疫情嫌疑最大的「陶大花園」進行了及時的隔離,對該地區的居民進行了全面的體檢和醫療觀察。這不僅是對感染者負責,也是對全香港人民負責。

早在三年前,香港政府就在禽流感問題上果斷處理,經濟損失當然是很慘重的,但經濟損失再大也不能與人的生命價值相比,後者的損失根本就是無法估量的。在人權至上的民主社會,人的生命至關重要,媒體也格外宣傳這方面的新聞,比如車禍,每天都有詳盡報導,這類新聞的積極意義,在於警戒人們關注自己和他人的生命,杜絕類似的慘劇。但在內地的媒體上,除非是重大的無法封鎖消息的惡性事件,一般的小災小禍就不算什麼,黨報的頭版頭條位置總是給國家領導人拉屎放屁之類的瑣事留著。這邊地震發大水瓦斯爆炸死人,那邊接見外賓國事訪問之類的貴人起居錄也會照登不誤。

廣東非典型肺炎的恐慌,是由於該地區靠近香港才引起的,越是文明的社會越是注重人的生命價值,廣東人是借了香港人惜命的光,才得以促使當局對那個「本是小事一樁」的非典型肺炎做了些許關注。因為廣東的資訊比內地發達,能收看到香港的媒體,受香港影響,民眾的人權意識比較強,社會弊病相對的比較透明化,所以政府的不作為腐敗能被及時揭露。但這類事件如果發生在內地,就不一定引起人們警覺,因為人們已經對死人的事情麻木了,在內地城鎮中,每天都有搶劫凶殺之類的案件發生,下崗工人破產農民患了絕症缺醫少藥,只能是死路一條,在醫院的太平間裡每天都要抬死人,冬春兩季流感和夏秋兩季痢疾已是中國內地的常見病,幾乎無人倖免。所以死亡率只有百分之五的非典型肺炎,得不到政府的重視是屬於正常情況。

實際上,在中國發生的瘟疫還遠遠不止於這個非典型肺炎,其它類似的非典型傳染病或非傳染病,如莫名其妙的腦炎,原因不明的中毒,稀奇古怪的拉肚子等等怪病不勝枚舉,死人也是不計其數,這些怪病一般都有臨床討論,看看《中華醫學》等雜誌就知道了。中國人民的生命不值錢,這是個社會制度問題,衛生部長張永康坐鎮北京發號施令,他怎麼不肯親臨疫情嚴重的廣東來關懷人民控制疫情? 試想如果這埸瘟疫沒有擴散到世界去,中國政府還會有衛生部長親自出面來通報疫情?不過這一次,中國政府總算有了個大大的進步,這就是沒有像以往那樣,借瘟災來大吹大擂「黨和政府對人民的極大關懷」和「人民群眾對黨和政府的無限感激」。

博訊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