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免疫学教授谈SARS病


2003-04-07讯,免疫学教授封莉莉谈SARS病抵御
据大纪元记者李海伦采访报导/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源于中国广东,现已在全球范围扩散,有些地区大有谈SARS色变之意,大纪元记者就此采访了美国休斯顿贝勒医学院的著名分子免疫学教授封莉莉女士。
记者:SARS看来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封教授,您认为这种病症可以避免吗?

封教授:这件事本身是可以避免的。传染病嘛,只要传染源早一点公开,做好隔离工作,应该可以防止,不至于到这种地步。

记者:从免疫学观点看,人为什么会得这种病呢?是不是这种病毒太厉害?

封教授:不是病毒太强,是人的免疫力下降。人对病毒的抵抗力低,免疫细胞产生的抗病毒功能下降。发病过程中,有些人的肺部梗阻加重。最终,由于没有足够的氧交换,有些患者(约有10% - 20%) 需要用到呼吸机、接受特殊护理度过病危期。这样一来,对医护人员的要求相应就高,因此导致医护人员容易受到感染。不过,对大多数还未染病的公众来说,最主要是要维持免疫系统的正常工作,提高免疫能力。正在广东调查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的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麦格尔说,这种病毒在不同的患者身上具有不同的特征,有些具有强大的传染性,有些并没有传染性。这也能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明因人的免疫力各异,对此病的易感性也不一样。

记者:那么,怎样才能维持免疫系统的正常运做呢?

封教授:让我们来复习一下人体的神经系统。人体的中枢神经系统,受主意识支配。 比如,挪动肢体和脸部表情变化等等都受中枢神经系统控制。 此外,还有一套神经系统不受主意识支配,叫做自主神经的系统,自主神经系统调控我们身体的内环境以维持内稳定。自主神经系统包括交感和副交感(迷走神经), 控制着不受人体主意识控制的生命活动:如腺体的分泌,血管的收缩和舒张,心脏的节律,胃肠的蠕动,肾脏的泌尿等等功能。虽然交感和副交感神经都共同支配体内的这些器官,但它们的功能却完全相反。总的来说,交感神经属于对外的“战斗”系统(fight or flight), 而副交感神经系统是对内的调整系统(rest and digest),主管细胞,组织,和器官的生长,修复,能量储存,和功能恢复和维持等等重要的生命活动。这两套系统的调节机理是相互抑制,即交感神经兴奋时副交感有一定会被抑制;而副交感神经兴奋时交感神经就会被抑制。

当主意识支配中枢神经系统处于兴奋状态时,或是外界有令人紧张的因素存在时,交感神经就会被刺激而引起兴奋。主意识的兴奋性不解除,交感神经的兴奋也就不会下降。综合表现是心率加快,血压增高,基础代谢增强,细胞分裂加快,甚至免疫功能受到抑制等等。目前人类的绝大多数疾病都和交感神经过度兴奋有关,如高血压,心脏病,高代谢方面的疾病(如糖尿病),免疫缺陷病,自身免疫病(如红斑狼疮和硬皮症),癌症,精神方面的疾病,神经退行性病变,对感染性疾病抵抗力下降,以及感染性疾病,等等。

而当迷走神经兴奋时,释放神经递质乙醯胆碱增加。当乙醯胆碱结合到受体上,产生的生物效应包括:抗炎,镇痛,以及血管舒张等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人在紧张的状态下,免疫功能会受到抑制,而在松弛的状况下,免疫功能会增强。我们有证据表明,经常练功打坐人体内双向调控能力的免疫细胞数增加,抗微生物的分子水平也上升。 

记者:您认为非典型性肺炎为什么传播得这么快?

封教授:我认为,一个原因是作为传播源的中国方面没有做好防止扩散的工作。另一个原因是现在的人免疫力低,对这件事情过分紧张又造成免疫力的进一步下降。

记者:SARS发展到这种地步,对一般民众来说,有没有什么提高自我免疫力的好办法呢?

封教授:在增氧运动非常普遍的现代社会,人们强调氧气在血管内的充足和肌肉的强健。所以,对于打坐入静的内涵可能不太理解。很少有人注意到对身体内部器官的调控。当然,人主观上无法锻炼内脏,但却可以通过对自主神经的调控来调节脏器的功能。人体健康最重要的因素不取决于肌肉是否强壮,而是取决于交感和副交感神经的张力是否平衡。实际上,过强的体育锻炼主要兴奋的是交感神经系统,这样就会使得本来就被抑制的副交感神经系统功能更加下降,结果很可能是适得其反。由于上述种种原因,有为数不少的人的副交感神经系统是赤字的,列举一些早期的症状:失眠,心慌气急,紧张易怒,血压增高,头晕耳鸣,记忆力减退,容易疲倦,月经失调等等。此外,对血管是否要保持血氧充足,科学家也是有争议的。增氧的另外一个不好的后果就是氧化代谢产物增多。而氧化代谢产物堆积可能导致血管内皮细胞功能紊乱,可能是很多疾病的原因。如果一个人的自主神经系统是健全的,迷走神经的主要神经递质,乙醯胆碱就会通过调节血管的紧张度来达到这一目的。

我认为,与其等待疫苗或有效的抗毒素的产生,还不如先行自我调整。其实,自身的免疫能力是可以很快得到调整的。我的建议是,不管怎么忙,都要积极预防,因为现代人的生活方式都是处在一种过份紧张的状态之中,或多或少迷走神经的张力都偏低。在这样的状况下,免疫功能偏低是不难推测的。如果能消除情绪紧张,且保证充分休息,有可能起到维持自主神经的平衡的作用。当然,最好的是能选择一种能使自己静下来、放松自己的运动方式,如打坐入静。打坐入静是一种主意识清醒但没有杂念的人的意念最佳状态。从神经生理的角度上来看,入静的主要特征就是副交感神经兴奋性增高和代谢水平降低。尽管入静和其他一些生物状态(睡眠,催眠,和动物的冬眠)有类似之处,其他这些生物状态所能达到的生理养生状态永远无法和入静相比。打坐时,人处于一种最佳清醒的休息状态,迷走神经活性最好,工作状态也最好。乙醯胆碱和受体结合后,产生三种使血管舒张的血管活性物质,Nitric oxide (NO), Prostacylin, 和 EDHF。NO不仅仅可以使血管舒张,还有抗病毒的生物活性,而EDHF还具有抗炎的作用。最近有很多文献报道,打坐和放松疗法使得NO释放增多。我的实验室也对打坐入静导致的基因的变化进行了研究,我们发现打坐一个小时后,白细胞中有些维持血管完整性、使细胞寿命延长,及抗病毒的基因增加了许多。你知道吗,经过我的分析和建议,我们这里楼上楼下的同事都开始打坐了。

记者:是不是可以这么说:多一个对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有免疫能力的个体,不仅是保护了自己,同时也在帮助别人,因为从他这里就切断了这种病的传播途径。

封教授:是这样的。对于消除隐性患者特别有意义。据WHO报道有的感染者可能没有任何病征,这样的人很可能成为带毒者,这也就意味着SARS已扩散至全球;香港以至全球实际感染SARS的人数难以估计。有香港的大学教授也认为,所有传染病患者都不是百分之百有病征,故SARS感染者没有病征不足为奇。目前医疗和科学界对SARS所知甚少,病毒会在感染者身上生存多久,传染性有多高,以及在潜伏期内会不会因应感染者抵抗力变弱而突然发病。所以,提高个人的抵抗力属当务之急。可以这样说,多一个有抵抗力的人,就多一份战胜SARS的机会。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