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被刪文:他們寫下到北京集體自殺申請書(圖)



不滿拆遷補償 12武漢訪民北京集體喝農藥,此圖被新浪微博屏蔽

【看中國2013年12月12日訊】12月10日下午4點過後,12名武漢訪民(3男9女)在北京前門附近喝農藥集體喝農藥,以此抗議4年來的上訪無效。喝下農藥約半小時後,他們被警方送往多家醫院搶救。11日上午,其中7名訪民被轉送到北京解放軍307醫院住院治療,2名女性訪民逃離醫院,未繼續接受治療,其餘3名女性訪民和外界失去聯絡,情況不明。

他們原是武漢「城中村」江岸區塔子湖街新春村的外來居民,2010年城中村拆遷改造中,他們認為拆遷補償標準過低,沒有和村委會達成協議,房屋被強拆。四年來他們多次到北京上訪。在307醫院接受治療的訪民朱詩桂說:上訪四年,失去正常收入,走投無路了才自殺。離開武漢前,他沒有告訴家人。

除了朱詩桂,另有6名訪民正在解放軍307醫院接受治療,他們是汪裕平、蔡運生、張東桂、周翠餌、李翠蘭和梅翠英。昨日中午,幾名武漢訪民試圖去探望他們時,被醫院的保安和武漢政府的工作人員擋在病房外面。昨日傍晚,記者到達病房時,政府工作人員已離開,給訪民們留下了幾盒方便麵。7名訪民躺正在病床上打點滴,能清晰回憶10日下午的情況。

解放軍307醫院的一位醫生表示,這7人的檢查結果還未完成,很難判斷是否脫離了危險,他們喝下的農藥,對中樞神經和消化系統有毒性,重則至死,輕則可能有手抖、噁心等後遺症,需要觀察幾天才能確診。

41歲的汪裕平說,11月8日,他們就打算到北京喝農藥自殺,但被武漢駐京辦的工作人員發現,未能成功。12月8日他們再次來到北京。在11月20日,他們向武漢市多個政府機構發送了《到北京集體自殺的申請書》,希望能引起政府重視,考慮他們的訴求。

汪裕平說,12月10日下午,他們12個人帶著各自購買的農藥來到天安門附近的正陽門(又稱前門),先在面前擺上了一排訴狀和農藥,幾名警察和協管人員在旁觀望,但沒干涉,他和同伴喝下農藥後,多名警察上前搶走了他們的藥品。汪裕平喝下大約半瓶農藥,就迷迷糊糊地倒在地上,大約半小時後,他們兩人一組,被救護車送往北大醫院、友誼醫院等多處救治。醫院給他們洗了胃,打點滴。梅翠英喝了兩口農藥,她說剛喝下去時,舌頭髮麻,味道極苦,過了一會胃裡就發熱。

昨日上午,他們被送往解放軍307醫院住院。聶玉華、胡秀琴說,上午,跟著政府工作人員走出搶救她們的醫院大門時,因害怕被送往訪民學習班,就趁車流繁忙逃走了。聶玉華的腿還有些浮腫,胡秀琴的眼睛視物模糊,但她們不敢去醫院,也不敢打開手機,怕被政府工作人員發現。

這些訪民都是近年從農村搬入武漢市的小商人。聶玉華,49歲,1993年從老家湖北省漢川市南河鄉到武漢市經商,在漢正街上賣服裝。2006年她和丈夫花費100萬買下新春村的兩套小產權房,供自己和兩個兒子居住,另外買下6間村民蓋的廠房,開設繡花工廠。2010年,新春村被武漢市列入城中村的改造規劃,政府提出以每平方米400元的標準,給聶玉華和其他外來居民補償。聶玉華說,投資還沒能收回,補償只有70萬,無法接受。

朱詩桂說,2005年,他和親戚花了60多萬買下村民的宅基地蓋了兩棟房,拆遷補償只有30萬,從2010年至今,他中斷收廢鐵的生意,來北京上訪18次,失去正常收入,生活艱難。據他說,這些訪民的情況基本類似。經過四年的上訪,他們還未能拿到過任何拆遷補償款。

截至發稿時,他們尚未能聯絡上另外三位女性訪民,蔡會琴、何雪珍和溫玉香。汪裕平說,非常擔心她們的情況,他也希望聶玉華和胡秀琴能回到醫院接受治療。

當地官方尚未公開回應此事。

(原標題:12武漢訪民北京集體喝農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