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人权观念的淡薄

2003-04-04 17:29 作者: 螺杆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为了一党之私的“稳定压倒一切”,中共当局对国内发生的危害人类健康的重大疫情一贯隐瞒不报,拒绝与世界卫生组织合作控制疫情,此次又导致非典型肺炎扩散为世界规模,这种无视国际公德,无视本国人权的恶劣行径,使中国政府又一次成为国际社会强烈谴责的对象。如果一个人明知自己有性病,却出于一种极度自私的自尊和生理需要,对情人或配偶进行隐瞒,缺德不缺德?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有一个,既害人又害己。现在中共当局就象这个患了脏病的人,在非典型肺炎疫情上大无作为,没有开诚布公,反而千方百计的隐瞒拖延,时隔数月之久,才向国际社会通报,还声称“已经控制了疫情”。但现在人们见到的,只是卫生部长张永康召集了一个记者会,在如此重大的事件中,没有一个政治局级的委员出面,可见人民健康在中共官僚集团眼中,已经跌落到何种地步。

关于迟迟不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疫情的理由,张部长是这样解释的:“在二月上中旬之交,我们向全国通报了广东的疫情。以后,我们根据疫情的发展以及中国自己的国情,决定每个月通报一次疫情。考虑到世界卫生组织希望每个国家能够每天报告,我们决定从4月1号开始,每天向 WHO 报告一次。我们根据中国的国情和中国的有关法律,适时的通报媒体。而且根据 WHO 的要求,根据国际惯例,我们每天将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疫情”。
请注意,部长先生在这段话中两次提到“中国国情”,但又不明确指出这个“国情”是怎么回事,都存在哪些具体的困难和障碍,如果确实碍于国情的难言之隐,坚持国情就是了,又何必从四月一号开始每天向 WHO 报告一次呢?须知中国既然是WHO成员,就应该知道WHO的规定(或“希望”),向WHO及时通报本国的疫情,而不是以国情为借口支吾搪塞,推卸中国政府延误疫情的责任。部长先生又提及到了“中国的有关法律”,有病治病,没病防病而已,还要什么“有关法律”吗?是些什么“有关法律”呢?是二十三条之类的法律吗?难道中国国情就是置人民健康于不顾,隐瞒本国的疫情?难道为了社会稳定,瘟大灾死人也在所不惜?

既然卫生部长说“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北京不再是疫区”,人们自然要问:北京是怎样控制疫情的?是靠药物还是靠人体免疫力呢?当记者提出这个问题时,张部长先是顾左右而言它的在“输出输入”上放了个烟幕弹,说北京的病例是外地输入的,接着亮出了法宝:“有效的控制了输入病例以及由这些病例引起的少数病例”。那么人们还要问:卫生部长有没有考虑到那些没有就医的病例和潜伏期?有没有考虑到传染病能交叉感染的特性?众所周知,传染病本来就是靠“输出输入”来传播的,北京既然“还是个很安全的地方”而且“工作、生活、旅游都是安全的”,就不可能不继续输入那些不可能完全控制的病例,事实上北京也做不到,除非将北京象巴格达那样封闭起来。

关于如何控制疫情的问题,张部长总算有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非典型肺炎由于病原没有明确,因此,现在还没有针对性的或者说特性的药物来治疗这个病。但是根据广东的经验,我们采取积极的对症治疗和增加病人免疫力的治疗,病人是可以治愈的,事实上,现在绝大多数病人已经治愈出院。根据广东的经验,中西医结合的疗效比较好”。这段话其实等于没说,因为人类包括畜类所有的疾病都是这样治疗的。

我们的卫生部长先生当然也没有忘记爱国,他用一个诡辩的逻辑否认了中国是非典型肺炎输出国这个事实,他说:“首先我要说的是,中国的内地,特别是广东和香港确实发生了非典型肺炎,而一些外国和其它的地区发生一些病例,有些人是到过中国的内地和香港。但是也有些病人既没有到过内地,也没有到过香港,他也发病了。因此,我们不能说中国或者香港把疾病输出了”。

没有到过中国内地或香港的人患了非典型肺炎,就能说明中国或香港没有输出疾病吗?那么每天在地球上空飞来飞去的出国人员,探亲或旅游的华人都飞到哪去了呢?那些在国外超市等公共场所出入的人中,难道就没有从中国或香港出入过的人?既然非典型肺炎是通过飞沫在空气中传染的,就没理由认为没到过传染源就不会受到传染,这应该是个最简单的逻辑。

中国政府大员龙永图说:香港死五十万人才够恐慌。在龙大员眼中,港人的价值应该比大陆人要高,所以照他的逻辑,恐怕大陆人应该死一百万才值得恐慌。不过香港人民毕竟是从文明社会走过来的,不要说死五十万人,就是死了五个人,也立即引起了全社会的足够重视,近日有报导说,港府已经对疫情嫌疑最大的“陶大花园”进行了及时的隔离,对该地区的居民进行了全面的体检和医疗观察。这不仅是对感染者负责,也是对全香港人民负责。

早在三年前,香港政府就在禽流感问题上果断处理,经济损失当然是很惨重的,但经济损失再大也不能与人的生命价值相比,后者的损失根本就是无法估量的。在人权至上的民主社会,人的生命至关重要,媒体也格外宣传这方面的新闻,比如车祸,每天都有详尽报导,这类新闻的积极意义,在于警戒人们关注自己和他人的生命,杜绝类似的惨剧。但在内地的媒体上,除非是重大的无法封锁消息的恶性事件,一般的小灾小祸就不算什么,党报的头版头条位置总是给国家领导人拉屎放屁之类的琐事留着。这边地震发大水瓦斯爆炸死人,那边接见外宾国事访问之类的贵人起居录也会照登不误。

广东非典型肺炎的恐慌,是由于该地区靠近香港才引起的,越是文明的社会越是注重人的生命价值,广东人是借了香港人惜命的光,才得以促使当局对那个“本是小事一桩”的非典型肺炎做了些许关注。因为广东的资讯比内地发达,能收看到香港的媒体,受香港影响,民众的人权意识比较强,社会弊病相对的比较透明化,所以政府的不作为腐败能被及时揭露。但这类事件如果发生在内地,就不一定引起人们警觉,因为人们已经对死人的事情麻木了,在内地城镇中,每天都有抢劫凶杀之类的案件发生,下岗工人破产农民患了绝症缺医少药,只能是死路一条,在医院的太平间里每天都要抬死人,冬春两季流感和夏秋两季痢疾已是中国内地的常见病,几乎无人幸免。所以死亡率只有百分之五的非典型肺炎,得不到政府的重视是属于正常情况。

实际上,在中国发生的瘟疫还远远不止于这个非典型肺炎,其它类似的非典型传染病或非传染病,如莫名其妙的脑炎,原因不明的中毒,稀奇古怪的拉肚子等等怪病不胜枚举,死人也是不计其数,这些怪病一般都有临床讨论,看看《中华医学》等杂志就知道了。中国人民的生命不值钱,这是个社会制度问题,卫生部长张永康坐镇北京发号施令,他怎么不肯亲临疫情严重的广东来关怀人民控制疫情? 试想如果这埸瘟疫没有扩散到世界去,中国政府还会有卫生部长亲自出面来通报疫情?不过这一次,中国政府总算有了个大大的进步,这就是没有象以往那样,借瘟灾来大吹大擂“党和政府对人民的极大关怀”和“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的无限感激”。

博讯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