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訪德引官司 德國聯邦和地方四內政部遭起訴


大紀元歐洲記者文靖4月3日德國漢諾威報導/在德國漢諾威的市政廳的花園廳中的牆上是一幅深藍色的布,上書「Gerechtigkeit und Menschenwuerde wiederherstellen」,中文意思是「重新樹立正義和人性尊嚴」,今天上午,在這個廳裡,德國法輪大法協會和數名德國及美國法輪功學員正式向公眾宣布,鑒於2002年4月江澤民訪德期間,憲法賦予法輪功修煉者的基本人權在格斯拉市請願過程中受到德國聯邦刑警的侵犯,針對其行為,德國法輪大法協會和數名德國及美國法輪功學員向布勞恩施威克市(案發地格斯拉所在行政管轄區的法院所在地)的行政法院遞交了起訴狀。
在同一時間被起訴的還有德國聯邦內政部,下薩克森州內政部,布蘭登堡州內政部,薩克森州內政部。同一天在漢諾威和德雷斯頓也舉行了記者招待會。

去年4月法輪功學員在格斯拉和平請願時,當地媒體報導德國警方沒收了一些法輪功學員的黃顏色的物品及橫幅,並對中方提出的過分苛刻的清場要求而表示不滿。格斯拉的報紙曾登過一張德國警察帶著面罩把馬路上的下水道井蓋焊死的照片。很多市民對當時的轟轟作響的直升飛機和幾乎每個路口都停著一輛警車阻擋行人記憶猶新,當時曾有年老市民向記者表示,只有納粹時代才見過這種事。

今天參加記者招待會的德國白人法輪功學員,來自海德堡的學教育學的大學生卡羅林娜。克爾普女士講述了她一年前在格斯拉的親身經歷,在江澤民走了之後她被她自己國家的警察告知:「現在您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您又在一個自由的國度了。」卡羅林娜曾在去年1月和父親及妹妹在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請願。她認為作為一個德國人她不能在一個來自中國的獨裁者破壞德國民主和自由的時候沉默。

事後記者偶然發現格斯拉的電話亭與眾不同,所有的德國電話亭都是明亮的黃顏色,偏偏這裡的是無精打采的烏黑色。無從證明這一現像一定和江澤民的對黃色的特殊口味有關,但無可置疑這可列為江澤民來德國以後出現的如亞洲面孔趕出酒店,接待室的桌子上的黃花因江氏的大發脾氣而臨時撤下,一國之君不走酒店前門走後門等等幾大怪現象之一。

70歲的國際人權協會的彼得。穆勒先生也在江來訪時代表國際人權協會抗議,他指出,法輪功是個人信仰問題,是和平的煉功團體。針對法輪功為什麼被鎮壓這個問題,他談了自己獨到的見解:「法輪功學員內心的坦然,祥和和有原則是中國共產黨最怕的,因為這樣的人是無法用政治改變的,是無法用專制戰勝的。共產黨處心積慮地把法輪功打成國家敵人,但他們不是。」

德國法輪大法協會的萊克那格先生給彼得。穆勒先生做了補充:法輪功學員在內心以真善忍作為自己的行為準則,沒有任何外在的限制,這正是在中國這樣一個專制國家普遍缺少的。

作為中國的迫害的見證人,來自加拿大的王玉芝女士把注意力引到了此事件的最初的動機:反對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她講述了她作為法輪功學員在中國三次被送進勞教所受盡酷刑折磨的經歷。在阿聯酋她又一次受到中國大使館的迫害,阿聯酋警察迫於中國政府的壓力拘捕她並想把她遣送回國。通過加拿大學員及加拿大政府的努力,她來到了加拿大開始向國際媒體講述她在中國的經歷。她的在中國的不煉功的家人因為她揭露江氏政府對她的迫害也被送勞教或關押。她呼籲德國政府認清江澤民政府的邪惡的本質。

法輪功學員還出示了柏林內政部部長克爾廷(Koerting)博士給法輪功學員的書面道歉,並保證柏林警方不會再發生這種事情。德國聯邦內政部正在調查聯邦警察署當時的行為,並和法輪功學員進行持續和有建設性的對話。

據法輪功學員稱,遞交這項行政起訴狀的目的在於確認2002年4月江澤民國事訪問時法輪功學員的基本權受到侵犯,並防止今後再度出現此類事件。法輪功學員還表示,上訴不是目的,而是藉此告訴德國政府其對此事是嚴肅對待的,並引起重視,從而進行更有成效的對話。如果法輪功從被起訴的幾個聯邦及州內政部得到書面道歉並能公布於眾,那麼德國法輪大法協會隨時都可以撤回起訴。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