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男尸飞来飞去 全日空飞机起落架舱中发现中国人腐尸


载男尸飞来飞去-全日空飞机起落架舱中发现中国人腐尸 18日晚10点10分,停在成田空港的全日空910航班班机的起落架舱中发现一具男尸。男尸已部分腐烂,据法医鉴定,该死者死于3月初,而这架全日空客机已载着男尸从香港至日本成田飞了几个来回。

  18日晚,由地面检修人员在全日空910航班的左起落架舱中发现一具已部分腐烂的男尸,当即通知了千叶县警新东京空港署。警察从死者的口袋 找到一包红双喜香烟以及一张中文表格,以此推断死者是偷渡来日的中国人。  

据了解,死者名叫雇琳,年仅28岁,上海市普陀区人士,2001年以就学生身份来日,去年9月被上野警署以超期滞留之由遣送回国。而雇琳的上海家属称,雇琳自从来日留学后,已经2年未与家 联系了。雇琳的父母目前尚在云南。

  但令人不解的是,经法医判断,雇琳死于3月初,以此推断,全日空910班机已载着高空冻死的他在东京香港间飞了数个来往,全日空以及香港国际机场均无人知道试图偷渡日本的他是何时,以怎样的手段进入飞机起落架舱的。

追踪偷渡客离奇身世

 3月18日晚上10点10分,停在成田空港的全日空910航班班机的左起落架舱中发现一具男尸。男尸已部分腐烂,死者是上海普陀区人雇琳,年仅28岁。飞机载着死者已在日本和香港之间飞了几个来回。冻死在飞机起落架舱里的雇琳,为自己轻率的偷渡行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据了解,雇琳从小生长在一个不健全的家庭。得知雇琳死讯后,他的父亲表现得十分冷漠,以云南生意太忙为由不愿赴日认 他的尸体。就这样,客死异乡的孤中又多了雇琳这样一个被遗弃在角落里的人。偷渡来日可能是雇琳摆脱尴尬和孤独困境的惟一途径,缺少关怀和爱心,使一个年轻人选择了亡命。这种死亡方式多少有些不孝和不争的成分,但父亲因生意忙碌而拒绝来日回儿子的尸体,甚至连骨灰也不想要,未免绝情。据介绍,雇琳的父母早年离异,雇琳被判给父亲照顾。之后父亲在云南娶了当地姑娘又成新家,而他从3岁起一直由爷爷奶奶带养长大。雇琳的同学S说:“他从懂事以后,就在上海奶奶身边生活,父亲因为有了新的家庭而很少照顾他,他与生母好像也不太来往。”雇琳在这样一个不健全的家庭中长大,从小就感到自己在世间的多馀。“在外面他总是闭口不谈自己的家庭,但是依然能感觉到他内心深处有伤口存在。”

雇琳2001年来日,人生有了一个新起点。“雇琳给人的感觉好聪明,也很热心,我们住在一起,属于有难同当的朋友。”他在日本语言学校的同学W这样说。在学校里,雇琳属于有些贪玩,但比较上进的学生,老师和同学们对他的印象都不错。W说雇琳最大的心愿是成功给家人看看,然后和W一起去欧洲观光,到西藏骑上牦牛走草原。“他被遣送回去的消息传出后,大家都很吃惊。”W这样说。据了解,2002年9月,雇琳被遣送回国的理由是偷窃。他和一个朋友逛街时,朋友偷了商店里两条女式皮带,而他则因知情不报,被作为同案犯处理,“在探监的时候,他对我说,你相信我,我是冤枉的,还差一点哭出来。说真的,我相信他,他不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

雇琳遭遣送回国后,没有和家人联系。一半是怕家人责怪,另一半是因为不愿就这样回去看家人的冷眼。这半年多,没有人知道他是怎堋过来的,只听说他在朋友那里,一会儿在这个城市,一会儿又走了,不知所踪。飘泊的生活相伴着困苦和孤独。

  有朋友问过雇琳为什堋不回家,他回答说“回去也没有意思。我想再去日本,至少日本还有你们和她在。”回中国后的雇琳没有一天不想重回日本。雇琳在给朋友的电话里设计了各种各样偷渡来日的计划。“最后一次接到雇琳的电话是在大年三十晚上,他在电话里给我拜年。”W对记者说。那天的电话里雇琳说,他3月1日到东京,“关于他偷渡的想法,我劝了他好几次,但他的意志好像很坚决,电话里给人一种义无反顾的感觉。”或许,此前雇琳给生母的电话让他下定了偷渡的决心。雇琳在电话里向母亲借钱,母亲说:“你和我已经没有关系了,离婚的时候你判给了你父亲,不要再为这些给我来电话了!”W在复述这个细节时,声音很低,他说雇琳在电话里这样讲:“姆妈的态度很冷淡,使我的心都冷了。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回日本。”雇琳选择了最危险的路途来日,他知道自己爬进起落架舱后,面前只可能有两条路,一条是平安到达日本,另一条就是死亡。无法想像雇琳在飞机起飞那瞬间是一种什堋样的心情。可以知道的是,雇琳死后的腐尸上没有找到钱或其它备用品,只在他单薄的衣服里找到一包还未抽完的红双喜香烟和一张赴日留学的简章。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