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日报社论:中共正在为SARS“黑幕”付出代价


从国际社会的角度来看,目前全世界最危险的地方有两处,一是军事决战在即的巴格达,一是SARS病毒流行的粤港。萨达姆的个人野心和独裁行径,导致美国霸权发威,把千年古城巴格达拖入战争恐怖的深渊;而中国官员的愚昧无知(按:应该责怪的是共产党封锁新闻的陋习。-智叟)和港府的决策迟钝,则使世界最富经济活力的地区陷进众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恐慌之中。世界卫生组织(WHO)十年来首次发出建议,要求旅行者避开去粤港,因为对于SARS病毒没有疫苗和药物。

 事实上,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统计,全球已经有15个国家感染SARS,其中六十多人死亡,这个全球蔓延的病毒成为国际媒体关注的焦点,戴口罩躲避传染的镜头成为民众恐慌的象征。

 本来,病毒蔓延,是人类面对的共同挑战,它不是独裁者和流氓国家发展的大规模生化武器,要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但是,偏偏中共官员被批隐瞒疫情,草菅人命,成了国际社会指责的对象,华尔街日报甚至发出社论,要求“全世界隔离中国”,以迫使北京在公共卫生危机的处理上,与世界接轨,负起应该负起的责任。
 从美加处理疫情的情况来看,新闻媒体大幅报导在先,政府官员紧急措施马上跟上,民众充分知道疫情蔓延的现状,也了解隔离预防等自我防堵手段,因此可以有效控制疫情。但是与此相比较,北京处理问题的方法显然不重视生命的价值,也没有给予民众知情的权利,更没有采用国际社会对付公共卫生危机的行动准则,仅从这个个案来看,中国官员的思维方式仍然是前现代的,其决策模式也是独裁黑箱式的操作。

 其实,早在四个月前,广东已经发现病例,但是在没有新闻自由的中国大陆,媒体不但不能速报,引起公众的警觉和决策部门的重视,相反还起到隐瞒与欺骗民众的作用。英文中国日报的社论已经承认,广东当局以为隐瞒疫情可以带来民众安心的做法,引起谣言满天民众恐慌的反效果。问题还不止于此,当疫情向世界蔓延的时候,北京当局仍然两次拒绝世界卫生组织派员到广东进行调查,并自欺欺人地反覆强调疫情已经得到控制。这就出现了世界上难得见到的“奇观”:全球各种政治家,商业团体和旅行者都在取消中国之行,但外交部发言人还在自说自话说到中国大陆去是安全的,还说只在粤广晋三地发现病例。

 中共的拙劣手法,使北京的国际形象大打折扣,也使疫情的控制和防范出现严重的“空窗期”,其受到国际社会的指责可谓“罪有应得”。

 说来令人难以置信,SARS病毒早已经成为国际媒体耳熟能详的名词,中国中央电视台才首度向民众播出预防措施,卫生部长才第一次出面说明各地感染情况,新总理温家宝也召开会议讨论因应措施,北京也批准WHO专家小组去广东调查。没有国际舆论的压力,北京不会有这样的改进,当然这些迟到的改进还是值得鼓励。北京应该从这一次SARS病毒的风波得到教训:现代化的成功标志不单是建设高楼大厦,而且也应该在处理公共卫生危机时确立尊重生命的最高准则,要做到这一点,官员的专制思维必须改变,新闻自由必须开放,社会透明度必须提升,国际准则必须遵守。只有这样,民众才会对政府的信用度有信心,社会危机的损失才会减到最小。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